大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73|回复: 16

[经济学人] [2005.05.19][Obituary] Zhang chunqiao张春桥

[复制链接]

239

主题

8122

帖子

3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20122
发表于 2010-4-28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Obituary讣告

Zhang Chunqiao 张春桥

May 19th 2005
From The Economist print edition

Zhang Chunqiao, a member of the Gang of Four, died on April 21st, aged 88
张春桥,“四人帮”成员之一,死于4月21日,终年88岁




IT TOOK almost three weeks for China's state news agency to announce the death of Zhang Chunqiao. When it came, a mere four sentences described his career as “one of the culprits of the Lin Bao and Jiang Qing Counter-revolutionary Clique”. And that, indeed, was how most Chinese had last seen him, at his televised show-trial in 1981. Manacled, rumpled, with his spectacles askew, he had looked both pathetic and desperate. And no wonder. With the other members of the Gang of Four, Mao Zedong's chief henchmen (only one of whom now survives), he had faced charges of ultimat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persecution of 729,511 people, and the deaths of 34,800 of them,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of 1966-76.
中国官方媒体在张春桥去世的三个星期后,才对外发布了消息。在这仅有四句话的新闻中,将他说成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主犯之一”。事实上,绝大多数中国人对他的最后印象是在1981年电视上的法庭公审。在那次审判中,他手带镣铐,衣着凌乱,眼镜歪斜,神情看起来既可怜又绝望。作为毛泽东的主要追随者,他和四人帮的其他成员(尚有一人还活着)不得不面临着审判,被指控的罪名是在66-76年的“文革”期间,对729,511人的迫害及34,800人的死亡负有完全的责任。

Mr Zhang, though prickly, had been a witty and articulate public speaker, with a disarming habit—in the middle of rants against “capitalist-roaders” and “bourgeois remnants”—of fishing cigarettes out of his pocket and lighting up. At his trial, he acquired the habit of silence. He did not respond when the judge harangued him, would look at none of the evidence against him, and pretended to go to sleep. Sentenced to death, he said nothing. When the sentence was commuted to 18 years, rumour had it that he never spoke a word in jail and lost the power of speech. He was released in 1998, but no one knew where he had gone to live. Small wonder, then, that his death was murmured of in 1991, 1994 and 1996, and that many Chinese were shocked to find that he still survived.
虽然有点敏感,张在公共场合幽默且善言。带着他那不拘小节的习惯动作:从口袋中“钓出”香烟点着,痛斥着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及“顽固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一小撮人”。而在针对他的审判中。法官拿不出什么证据,只是喋喋不休地向他发问,而他则假装睡着,以沉默应答。当听到自己的死刑判决时,他仍然无动于衷,随后被减刑到有期徒刑18年。有传闻说,由于在狱中一言不发,他因而丧失了语言的能力。1988年,张获得释放,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关于他死亡消息曾在1991,1994和1996年不时地传出,但不久人们会惊讶地发现他依然还活着。

Suppressing words, either written or spoken, had formed the base of his career. As deputy head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Group, from 1966 onwards, his role was to purge the party ranks of artists and intellectuals, creating instead “new-born things” that would be worthy of the revolution. Intellectuals were sent to work in the fields to clear their minds of bourgeois notions. As head of the Revolutionary Committee in Shanghai Mr Zhang used the Red Guards, ruthless gangs of students and workers, to burn books.
张是通过对“言论的压制”而起家的,作为中央文革小组的副组长,从1966年开始,他就参与了迫害党内的高级知识分子和艺术界人士,培养有利于革命的“新生力量”。在这期间,知识分子被下放劳动,以此改造他们的资产阶级思想观念。在上海担任革委会主任期间,张利用红卫兵,无情的工人和学生帮派来焚烧书籍。

Having purged these “poisonous weeds” (a favourite phrase), Mr Zhang thrust in his own ideas. Even in a Maoist context, these were often extreme. He imagined a China completely free of hierarchies, employers, wage systems, private property and even government. In 1958, Mao himself implicitly criticised his demand for the abolition of wages. One remark for which he is still remembered, “Socialist weeds are more fragrant than capitalist grain”, summed up his recklessness. He showed more enthusiasm than most, too, for the bowdlerising of the Beijing Opera under Mao's fourth wife, Jiang Qing, the leader of the Gang. Her masterwork, “Spark Amid the Reeds”, underwent ten rewrites by Mr Zhang to make it into a thing of revolutionary glory.
在铲除了这些“毒草”(当时的流行语)后,张确立了自己的思想。这种思想即使在毛派分子的眼中,也过于极端。在张的心目中,中国应该是一个没有阶级,没有雇佣关系,没有工资制度,没有私有财产的社会,甚至连政府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关于废除工资一事,毛泽东对张进行了含蓄的批评。有句至今耳熟能详的“名言”就出自张之口:“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现在看来真是一个笑话。在江青领导的对京剧改革中,张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热情。江青是毛的第四任夫人,也是四人帮的头头。江的得意之作(原名《芦荡火种》)《沙家浜》也是经过张十易其稿,成为革命的样板戏。

His most daring idea concerned Shanghai itself. In 1967 he sought to turn China's most westernised, industrialised city into a version of the Paris commune of 1870-71. The bureaucrats were kicked out, and the masses took over the government. Their slogan was “overthrow everything”. Unfortunately, dissident elements turned off the water and the power, and the city ground almost to a halt. Mao summoned Mr Zhang to Beijing and reined him back. Most painful of all, he condemned his efforts as “reactionary”.
张在上海实施了他那最激进的思想,1967年,他试图将中国这个最西化和工业化的城市改造成1870-1871年巴黎公社的翻版。当权派被打倒,人民群众当家作主。他们的口号是“打倒一切”。不幸的是,由此引发的社会动乱,造成了水源和电力供应的中断,城市几近瘫痪。毛泽东召他进京,面首机宜后派他重回上海。随后他被迫承认自己的错误,最让他痛苦的是,他违心地将自己的行为说成是“反革命”的举动。

The iron broom “铁扫帚”
Like many an iconoclast, Mr Zhang's roots lay in the things he despised. His family were landlords and intellectuals in Shandong province, and he went to a good school. He joined the Chinese League of Left-Wing Writers as a teenager, objecting to the regime of Chiang Kai-shek, and was a communist by 1940, when he was 23. His commitment to the cause was solid by 1949, when he followed the victorious communist army into Shanghai.
正如其它的造反派那样,张为自己的出身感到自卑。出生在山东一个地主和知识分子的家庭,张受过良好的教育,青少年时代就加入左翼作家联盟,参与“反蒋”的活动。1940年,23岁的他加入共产党。随着1949年共产党的军队进入上海后,他献身革命立场更加坚定了。

Unswerving though he seemed, he occasionally doubted that China's revolution could be as swift and total as he hoped. His most famous article, “On Exercising All-Round Dictatorship over the Bourgeoisie” (1975), admitted that the abolition of private property, money and material incentives could take a little time. He hoped, however, that the “fortified villages” held by the bourgeoisie would be swept away, one by one, by the “iron broom of the proletariat”. Deng Xiaoping's proposals to increase exports he scorned as “nation-selling capitulationism”.
张立场虽然坚定,偶尔也会怀疑中国的革命能否在短期内彻底完成。在他那篇最著名的文章《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1975)中,张承认,要废除“私有财产,金钱和物质的刺激”,还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的考验。他相信,资产阶级的“土围子”最终会被“无产阶级的铁扫帚”一个又一个地消灭。邓小平关于“增加出口”的提案也被他痛斥为“卖国投降主义”。

By then, though he had risen to second vice-premier, Mr Zhang could feel the forces of reaction closing in. In a rare candid note, written that February, he admitted that he thought he might be beheaded “at any time”. In fact the denouement happened in October 1976, when an elite unit o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arrested him, Madame Mao, and the two others who made up the “Gang of Four”, Yao Wenyuan and Wang Hongwen.
在那时,虽然已经爬到了排名第二的副总理职位,张还是感到了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根据2月的一份讲话记录稿记载,他罕见地坦言自己“随时”会人头落地。直到1976年10月,军方的资深将领逮捕了他,江青(毛夫人),姚文元和王洪文等四人帮成员,张的政治生命就此完结。

Mao was then a month dead. His star burned bright for two more years, then waned. By 1980, Mr Zhang and the others were scapegoats for his enormities. They were scapegoats, too, for the millions of Chinese who had helped to drive out neighbours, or chastise intellectuals, or hound local bureaucrats from office in the fervid days of Maoist upheaval. Mr Zhang's guilty silence in court was not only his, but theirs. It is a silence that China still finds exceedingly hard to break.
毛泽东在此前的一个月已经去世,他的革命路线还实施了两年,随后渐渐失去影响。到了1980年,张及其同伙成了文革的替罪羊。在毛统治的那个疯狂年代里,知识分子遭到迫害,当权派被打倒,邻里反目为仇。张在法庭上的沉默从某种意义看来,不仅是对他个人的罪恶。对经历那个年代的人来说,大家是否都应该有所反思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64765
发表于 2010-4-28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整篇文章十分流畅! 翻译的很出色呢!并感谢shiyi18朋友的翻译!

提一点小小建议

第二段的 would look at none of the evidence against him 漏译了
第三段的 无情的工人学生派别  原句是 gangs of students and workers, to burn books 翻成无情的学生帮派和工人们, 是否更好?
第四段  Mao himself implicitly criticised his demand for the abolition of wages 关于呼吁废除工人工资一事,毛泽东对张春桥进行了含蓄的批评。同为第四段 Maoist context 毛派人士眼中? 毛泽东思想书籍?  不过这样翻也未尝不可,更加通顺了

第四段Socialist weeds are more fragrant than capitalist grain  这句翻译的很地道那! 佩服!
不过 summed up his recklessness. 这句没有翻,被认为是一个笑话,这句出自?
第五段 reactionary 是不是他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些“反动”? 不会是过于保守把。

第七段翻译的很棒啊! 尤其是很多资料的翻译!
第八段,排名第二的副总理,似乎会有歧义,第二副总理会不会好一些?
第八段, in a rare note, 是不是指一封信,而信里的内容出乎意料的坦率?
第九段,思想遭到唾弃似乎有些过分,不如原来那么受人尊崇了。因为毛死后,华国锋仍然坚持三个凡是原则,后来被否决了,但毛的思想似乎没有人敢这么做呢。

小小建议,希望和你探讨,如理解有误,请不要见笑啊,呵呵。
整篇难度挺大,尤其是文史资料以及当年用语,翻译的都十分地道,赞一个!向你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8

主题

8124

帖子

3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20285
发表于 2010-4-28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高雅的建议,做了修改。

抛开政治观点不谈,张的文章很漂亮,通俗易懂。
最著名的就是那篇《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

附:

(《人民日报》1958年10月13日)
  凡是略为知道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历史的人,都会知道: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军队和革命根据地内部,从工农红军到后来的八路军、新四军、人民解放军,从井冈山根据地到后来广大的解放区,在那里,从来就是以军民平等、官兵平等、上下平等作为处理人民内部相互关系的根本原则的。这个原则,是在最早的革命根据地井冈山,在毛泽东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创立起来的。在“井冈山的斗争”这篇向中共中央的报告中,毛泽东同志写道:
  红军士兵大部分是由雇佣军队来的,但一到红军即变了性质。首先是红军废除了雇佣制,使士兵感觉不是为他人打仗,而是为自己为人民打仗。红军至今没有什么正规的薪饷制,只发粮食、油盐柴菜钱和少数的零用钱。……
  湖南省委要我们注意士兵的物质生活,至少要比普遍工农的生活好些。现在则相反,除粮食外,每天每人只有五分大洋的油盐柴菜钱,还是难乎为继。……
  这样冷了,许多士兵还是穿两层单衣。好在苦惯了。而且什么人都是一样苦,从军长到伙夫,除粮食外一律吃五分钱的伙食。……
  红军的物质生活如此菲薄,战斗如此频繁,仍能维持不敝,除党的作用外,就是靠实行军队内的民主主义。官长不打士兵,官兵待遇平等,士兵有开会说话的自由,废除烦琐的礼节,经济公开。士兵管理伙食,仍能从每日五分的油盐柴菜钱中节余一点作零用,名曰“伙食尾子”,每人每日约得六七十文。这些办法,士兵很满意。尤其是新来的俘虏兵,他们感觉国民党军队和我们军队是两个世界。他们虽然感觉红军的物质生活不如白军,但是精神得到了解放。同样一个兵,昨天在敌军不勇敢,今天在红军很勇敢,就是民主主义的影响。红军象一个火炉,俘虏兵过来马上就熔化了。中国不但人民需要民主主义,军队也需要民主主义。军队内的民主主义制度,将是破坏封建雇佣军队的一个重要武器。
  正象大家所知道的,人民军队内部的这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共产主义的相互关系,成了革命根据地内部相互关系的模范。在军民关系上、在政民关系上、在军政关系上、根不相互关系上、上下左右的相互关系上,也同样遵守这种同志式的平等关系。人们不是靠手里有权、有枪,不是靠官架子,不是靠威风,而是靠为人民服务,靠说服,靠真理,处理相互关系。革命根据地的人民群众,也学著人民解放军的样子,处理这一部分人民和那一部分人民之间的相互关系。外来的人,一踏上这些解放了的土地,就立刻会发现:在整个革命根据地内部,由于正确地处理了内部关系,大家的生活虽然很艰苦,但是,“好在苦惯了,而且什么人都一样苦”,大家过著共产主义性质的供给制生活,虽然因为工作的需要,生活水平略有差别,但相差不多。同时到处讲政治、讲群众路线,因此,工农兵学商,团结一致,亲如家人,艰苦奋斗,英勇杀敌。大家还记得解放战争时期大兵团作战的情景吗?为了支援人民解放军,成千、成万的民兵跟随大军南下,他们同军队一样地过著军事共产主义生活,一不为升官,二不为发财,甚至也没有想到要发工资,更没有想到要实行什么“计件工资制”,他们是自己背著自己的粮食来干革命的,他们一心一意,只为打倒三大敌人,解放全中国。整个革命根据地,男女老幼,前方后方,心连著心,结成了战斗的集体。正是这种军事共产主义生活,标志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作风,毛泽东的思想作风,在亿万人民中已经扎了根,开了花,结了果。而这种用共产主义思想武装起来的、经过战斗锻炼的军队和人民,是无敌于天下的!中国革命的全部历史不是早已作了证明吗?
  在全国解放以后,这种以“供给制”为特点的一套军事共产主义生活,还是很吃香的。提到“供给制”,如同说到老革命、说到艰苦奋斗等等一样,人们认为是光荣的。一些革命青年刚刚参加工作,也希望是“供给制”,表示自己象老同志一样,是真心实意地来革命的。原来过惯了供给制生活的同志,也并不羡慕什么薪金制,人们喜爱这种表现一种平等的相互关系的生活制度。但是,没有多久,这种生活制度受到了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攻击。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核心是等级制度。在坚持这种思想的人们看来,供给制的一套,实在毫无可取。他们轻蔑地说它是“农村作风”,“游击习气”。这种议论来自资产阶级,本不足怪。可是,不久,在我们党的干部中,有不少人接受了这种思想的影响。在他们中间,谈论供给制的缺点的议论渐渐多起来了,谈论薪金制的优点的议论逐渐占上风了。到后来,供给制几乎成了一个坏名称。有人工作不积极,“干不干,二斤半,”这要记在供给制的账上。有人用了公家一个信封,“公私不分,供给制作风!”又记在供给制的账上。工厂、商店没有经营好,赔了钱,“供给制思想!”又是记在供给制的账上。总之,共产主义的供给制,保证了中国革命胜利的供给制,被某些人攻击得好象犯了大罪,非判处死刑不可。
  人们攻击供给制的最根本理由,就是供给制不能刺激生产积极性。他们的理论根据就是经济学家们所强调的“物质利益的原则”。据说,由于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还保留著不少旧的分工的残余,即脑力劳动同体力劳动之间、工人劳动同农民劳动之间、熟练劳动同简单劳动之间的差别,因此,“工作者从物质利益上关心劳动结果和生产发展的原则”就被说得神乎其神。什么“等级工资制”、“计件工资制”可以刺激工人“对自己的劳动成果表现最大的关心”呀,可以刺激“社会主义竞赛的发展,因为劳动生产率高,工资也高”呀,这种制度是“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杠杆”呀,道理多极了。不过,说穿了,说得通俗一些,还是那句老话:“钱能通神”。只要用高工资“刺激”,就象花钱买糖果一样,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都能够立刻买到手的。
  对于这样的理论,我们能够说些什么呢?
  在“供给制”的情况下,千千万万的人进行了几十年的武装斗争,爬雪山,过草地,两万五千里长征,有谁发过工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难道也是靠工资刺激出来的吗?听到这种议论,每一个有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的人除了感到是一种侮辱,还能说什么呢?就说在建设事业上吧,不是别人,正是那些被经济学家认为最关心自己工资高低的工人们,说出了同经济学家根本相反的意见。上海的工人们,经过大鸣大放大辩论,尖锐地指出了这种理论和办法是“钞票挂帅”,而不是政治挂帅。真是一语破的,还有比这说得更清楚的吗?当然,我们并不否认在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即社会主义社会,如同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所正确指出的,“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思想方面,都还带有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资产阶级的法权”的不平等,还不能立即取消。只能“各尽所能,按劳取酬”,还不能“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但是,马克思的这段话,有没有告诉我们,资产阶级的法权,资产阶级的不平等的等级制度,根本不能破坏,反而应当把它制度化、系统化、更加向前发展呢?是不是只应当片面地强调“物质利益”原则,而不应当从政治上、思想上、道德上加强共产主义的教育,为彻底破除资产阶级的法权进行斗争呢?不是别人,而是马克思本人,答复了这种问题。他在“法兰西内战”一书中,总结了巴黎公社的经验,他特别著重地赞扬了巴黎公社的英雄们采取的这种措施:“从公社委员起,自上而下一切公职人员,都只应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薪金。国家高级官吏所享有的一切特权及支付他们的办公费,都随著这些官吏的消失而消失。”请看,巴黎公社——全世界第一个无产阶级的公社所采取的革命措施,难道不恰恰是彻底破坏资产阶级的等级制度,并不讲究什么物质利益原则吗?难道马克思以及后来的恩格斯列宁都再三强调这条经验的时候,他们不记得还有资产阶级的法权等等吗?看来,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并没有给这些“见物不见人”、“见钱不见人”、“钱能通神”的经济学家帮忙。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书中,倒是愤慨的指责:“正是在这特别明显的一点上,也许是国家问题的最重要的一点上,人们把马克思的教训忘得乾乾净净。”而许多人在提到这条经验的时候,总把它看作是“已经过时的'幼稚行为'”。那些攻击供给制、主张钞票挂帅的人们,不是也说什么供给制是“游击作风”、“农村习气”、是“已经过时”的东西了吗?他们不是也“把马克思的教训忘得乾乾净净”了吗?
  经过几年来的实践,证明了对“供给制”、对“农村作风”、“游击习气”的攻击,实际上是资产阶级为了保护不平等的资产阶级的法权,为了打击无产阶级的革命传统,而对正确处理劳动人们内部相互关系的共产主义原则的攻击。一切剥削阶级、压迫阶级都是保护严格的等级制度的。他们不惜捏造各种神话,说自己是“天子”,是天生的人间的主人。蒋介石这种人间的丑类,在“中国之命运”一书中,就不知羞耻地自称他的血统是文王的子孙,他的一本传记更具体地说他是文王的儿子——周公的子孙。这种神话虽然只应编入“笑林广记”,却可以看出:他们是多么急于把自己化装成一个天生的中国“最高”。上海的买办们,也是以“高等华人”为荣的。阿Q只因为说了一句他“和赵太爷是本家”,挨了赵太爷狠狠地一个嘴巴:“你怎么会姓赵!你那里配姓赵!”在旧时代,整个社会上,从配不配姓赵,到穿衣、吃饭、住房子、走路、走路的快慢、抽烟的姿势,哪一条不要讲究身份、等级?哪一项没有“礼”?合乎礼、不合乎礼,也就是合法、不合法,处处都有资产阶级的法权。攻击供给制不能刺激生产积极性的人们,实际上就是要用资产阶级等级制度的礼、法来代替无产阶级的平等关系。他们说这样可以刺激生产积极性。是不是真是这样呢?推行他们这一套的结果,我们党的干部中,原来生活水平相差不多的状况改变了,有些早已对艰苦朴素的生活忍耐不住的人,迅速地学会了绅士派头、高等华人派头、赵太爷派头来了。有些干部见面不称什么什么“长”,就不舒服起来了。这确实起了刺激作用。但是,并不是刺激起了生产的积极性,而是刺激起了争名于朝、争利于市的积极性,刺激起了铺张浪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积极性,刺激起了脱离群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积极性,有些最不坚定的分子就堕落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贪污腐化分子。原来有人说供给制度会使人们懒惰起来。现在证明,恰恰相反,倒是等级制度把人弄懒惰起来了。有的干部多作一个小时的工作,也要计算加班费了。而在供给制的条件下,在革命战争中把自己的一切,以至生命都贡献出来的人们,他们计算过什么什么费吗?更为严重的是,这种风气发展起来,干部同劳动人民的相互关系变化了,领导干部的“三风”、“五气”有了发展。政治挂帅,平等待人,对待群众只能说服、不能压服,同群众打成一片,所有这些,在有些人,已经完全忘记了,甚至当党中央发出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指示以后,还遇到他们的节节抵抗。这难道不是我们所亲身经历的事实吗?
  回想一下这一段,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深刻的教育意义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每个人赞成什么、反对什么的情况虽然不同,受到的影响深浅也不同,但是,都可以从这中间找到必要的教训。
  因为党的传统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是在我们党的干部和人民群众中扎下根的,它虽然遭受到某种破坏,恢复起来并不困难。现在,在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号召下,经过伟大的整风运动,又把它恢复过来了。但是,我们还不能说已经做得很彻底。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国民党的官气,还影响著我们。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方针,还受到某些人的抵抗。我们的前面还有一个长期的反复的斗争过程。但是,既然大跃进的形势迫切地要求我们在调整相互关系方面跃进、再跃进,一切忠实于共产主义事业的同志们,一定能够站在运动的前头,把我们党的这种光荣传统,在新的条件下,彻底恢复和发扬起来,彻底破除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同群众建立起平等的相互关系,上下左右完全打成一片,大家共同生活,共同劳动,共同工作,一致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奋斗,这难道能有什么怀疑吗?

  《人民日报》编者按:张春桥同志此文,见之于上海“解放”半月刊第六期,现在转载于此,以供同志们讨论。这个问题需要讨论,因为它是当前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认为,张文基本上是正确的,但有一些片面性,就是说,对历史过程解释得不完全。但他鲜明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引人注意。文章又通俗易懂,很好读。
  (《人民日报》一九五八年十月十三日)

  附:毛泽东关于转载《破除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一文给吴冷西的信〔1〕(一九五八年十月十一日)
  冷西同志:
  信〔2〕收到。既然有那么多意见,发表时,序言应略为改一点文字,如下:
  人民日报编者按:张春桥同志此文,见之于上海《解放》半月刊第六期,现在转载于此,以供同志们讨论。这个问题需要讨论,因为它是当前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认为张文基本上是正确的,但有一些片面性,就是说,对历史过程解释得不完全。但他鲜明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引人注意。文章又通俗易懂,很好读。

  请你看后,加以斟酌。如有不妥,告我再改。再则,请你拿此给陈伯达〔3〕同志一阅,问他意见如何;并将你们讨论的详情给他谈一下。
  毛泽东十月十一日上午十时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张春桥写的《破除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一文,最早发表在一九五八年九月十六日出版的上海《解放》第六期上,一九五八年十月十三日《人民日报》转载时,采用了毛泽东写的编者按。张春桥,当时任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吴冷西,当时任新华通讯社社长、《人民日报》总编辑。
  〔2〕指吴冷西给毛泽东的信,信中谈了对张春桥的文章有不同意见,请毛泽东考虑人民日报在转载这篇文章的编者按语中是否说得活一些。
  〔3)陈伯达,当时任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主任、《红旗》杂志总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2

主题

8198

帖子

3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20107
发表于 2010-4-28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完美 进一步了解了历史 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文章写的确实很有思想

an elite unit o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军方的资深将领
军方的精英部队    其实 无所谓
(当时夜里他们被请到中南海 然后军方出示逮捕令 很多人说华国锋可能另有企图  ^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3

主题

8253

帖子

3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20504
发表于 2010-4-28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仅有四句话的新闻中,将他说成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主犯之一”。

这句中文没有主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8246

帖子

3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20282
发表于 2010-4-29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Mao was then a month dead. His star burned bright for two more years, then waned. By 1980, Mr Zhang and the others were scapegoats for his enormities. They were scapegoats, too, for the millions of Chinese who had helped to drive out neighbours, or chastise intellectuals, or hound local bureaucrats from office in the fervid days of Maoist upheaval. Mr Zhang's guilty silence in court was not only his, but theirs. It is a silence that China still finds exceedingly hard to break.
毛泽东在此前的一个月已经去世,他的革命路线还实施了两年,随后渐渐失去影响。到了1980年,张及其同伙成了文革的替罪羊。在毛统治的那个疯狂年代里,知识分子遭到迫害,当权派被打倒,邻里反目为仇。张在法庭上的沉默从某种意义看来,不仅是对他个人的罪恶。对经历那个年代的人来说,大家是否都应该有所反思呢?
-----------------------------------------------------------------------------------------------------------------------

前文部分非常好,只是这一段问题不少。作者图穷匕首见的深思之处被楼主误解了。试译如下:
毛泽东在此前的一个月已经去世,他的光辉仍然照耀了接下来的两年,随后逐渐失去影响。时至1980年,张与他的党羽成为毛泽东暴行的替罪羊;在毛主义者狂热混乱的年代中,千百万民众帮助狂热分子,或将他们的邻居逐出家门,或参与批判知识分子,或将地方官员扫地出门,他们也成为这些人的替罪羊。张在法庭上负有罪感的沉默,不仅是他个人的,而且是他们的。当今中国,要打破这种沉默,仍然阻力重重、极度艰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6

主题

7976

帖子

3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生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9607
发表于 2010-4-29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也不能说是漏译吧,可能是楼主译的比较含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7

主题

7973

帖子

3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生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9831
发表于 2010-4-29 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5

主题

8186

帖子

3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20213
发表于 2010-4-29 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我如果妄自发表言论的话
难免落下“坐着说话喊腰疼”的嫌疑.
:lol ,还是保持肃静吧,但愿沉默不会成为多数人的墓志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1

主题

8192

帖子

3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20364
发表于 2010-4-29 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坏人"往往也是能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诚聘英才|移动端|Archiver|版权声明|大家论坛 ( 京ICP备06071611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63号 )

GMT+8, 2019-10-16 21:02 , Processed in 0.159191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