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324|回复: 1

王莽的政策错在哪里?(上)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66

金币

大家网小学二年级

Rank: 3

积分
96
发表于 2015-11-27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历史派 于 2015-11-27 11:05 编辑

    唐人白居易有诗云:“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时身先死,一生真伪有谁知?”说的是王莽在未篡位时,以谦恭仁孝广获赞誉,可是篡位之后,则骄横不可一世,终致败亡。确实如此,王莽当上皇帝后,和之前判若两人,篡位前的他敏感、自制,对各种批评意见都非常重视,可以说是从善如流,积累起众望所归的威信。当上皇帝之后,变得固执、迟钝,听不进去任何规劝,制定并强行推行一系列的错误政策,这些政策不仅摧毁了他以前积累起的清誉,而且直接导致了他的灭亡。
其实,王莽代汉这件事儿,不仅现代人没什么意见,就是当时的满朝文武、甚至刘氏皇族,都没有多大的抵触,刘氏皇族中的两次小反抗都不成规模,很快被王莽镇压下去了。可以说,王莽代汉是众望所归,大家期望他能带来国泰民安的好日子。
王莽真正的错误还是他强行推行的改制政策,他不仅灭亡了西汉,也灭亡了自己。
王莽改制已成为历史,但对他改制的评说却从未休止,历朝历代都有不同的看法,本文试图从新的角度,谈些对王莽改制主要政策的理解,以就教于方家。
1 “王田”“私属”政策
    “王田”政策是王莽接受孺子刘婴禅让后第二年(公元9年)就推出的一项重大政策。
    《汉书•王莽传》对“王田私属”令的主要内容与制定理由有明确的记录,不妨摘录如下:
    莽曰:“古者,设庐井八家,一夫一妇田百亩,什一而税,则国给民富而颂声作。此唐虞之道,三代所遵行也。秦为无道,厚赋税以自供奉,疲民力以极欲,坏圣制,废井田,是以兼并起,贪鄙生,强者规田以千数,弱者曾无立锥之居。又置奴婢之市,与牛马同栏,制于民臣,专断其命。奸虐之人因缘为利,至略卖人妻子,逆天心,悖人伦,谬于‘天地之性人为贵’之义。《书》曰‘予则奴戮汝’,唯不用命者,然后被此辜矣。汉氏减轻田租,三十而税一,常有更赋,疲癃咸出,而豪民侵凌,分田劫假。厥名三十税一,实十税五也。父子夫妇终年耕耘,所得不足以自存,故富者犬马与菽粟,骄而为邪;贫者不厌糟糠,穷而为奸。俱陷于辜,刑用不措。予前在大麓,始令天下公田口井,时则有嘉禾之祥,遭反虏逆贼且止。今更名天下田曰‘王田’,奴婢曰‘私属’,皆不得买卖。其男口不盈八,而田过一井者,分余田予九族邻里乡党。故无田,今当受田者,如制度。敢有非井田圣制,无法惑众者,投诸四裔,以御魑魅,如皇始祖考虞帝故事。”
    先对其内容进行简要的解释。
    所谓“王田”,就是把天下所有私人手里的土地(按王莽的理解应叫“私田”)统一收归皇帝所有,变成“王的土地”,简称“王田”,由皇帝按每户家(男口不满八人)一井(即900亩)的原则平分,谁家多出的土地要分给亲属、邻里、乡党们,有些现代学者把这个政策称之为“土地国有化”。
    所谓“私属”,就是奴婢,这些人是从人力市场上买到富贵人家做仆人的,完全受主家支配。王莽说这些人应是自己家里的人,应由自己支配自己,所谓“私属”就是指奴婢本是自己家里的家属(自己属于自己),不能再继续买卖。
    至于制定这些政策的原因,王莽说得理直气壮。
    先说他推行“王田”的理由。他说本来古时一夫一妇有百亩田,按十分之一比例交税,但商鞅变法破坏了这个规矩,允许土地自由买卖,结果导致土地兼并的发生。汉代初年,虽然规定按三十分之一交税,但由于土地兼并,无地或少地的人还要租地主的地种,要给地主交租,租、税加到一起,实际上相当于十分之五的税负了。土地兼并使“强者规田以千数,弱者曾无立锥之居”“父子夫妇终年耕耘,所得不足以自存。故富者犬马与菽粟,骄而为邪;贫者不厌糟糠,穷而为奸。”王莽这些话说得极其煽情,不仅当时骗了很多人,而且一直骗到后世,直到今天,很多现代历史学家一提王莽的“王田”制,还引用他的这些话证明:西汉末期土地兼并,导致农民流离失所,王莽的王田改制是为了解决土地兼并问题进行的有意义的土地制度改革尝试。
    然而细想来,王莽那些话纯属自欺欺人的谎言。诚然,土地自由买卖必然会引起土地兼并,而土地兼并是社会上贫富分化的基础,而且,穷人和富人过的日子有天壤之别,这些都是事实。但是,贫富分化、贫富有别,不是某一朝代、某一时段的个别现象,而是遍及一切国家、一切时代的共同现象。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存在“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这是董仲舒在西汉鼎盛时期就说过的话)的事实,比如在当今最为发达的美国、西欧各国,依然有占地万亩的大农场主,也有无家可归、露宿街头的流浪汉。就是号称最为公平的现代计划经济时期,那时高级干部的住宅面积一户也达上千平米,而普通工人一家五口蜗居在三十多平方米的小屋之中。所以,无论何朝何代、何国何制,到任何一个国家中都能看到贫富差别,也都能找出“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的实例,既然有贫富差别,就有生活品质的差别。古代富人吃饭用的一只金碗,就顶一户中等人家的全年收入,现代一位富人喝一瓶好酒,就等于一位普通工薪族半年的收入。也就是说贫富分化无时无刻不存在,可是农民起义并不是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的。从王莽当政前后的情况来看,虽然元、成、哀、平四位皇帝一代不如一代,但在四十多年间并没有发生大的农民起义。平帝死后,王莽当“居摄”“安汉公”“假皇帝”时,约五年的时间,也没发生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在这近五十年的漫长时间里,一直是“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要是从董仲舒时算起,该有100多年了),而且奴婢现象十分严重,王莽的叔叔家里就僮仆千人,他自己家里也有,他的一个儿子就是因为杀了仆人被他逼死的,可那么长的时间里,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农民起义,真正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如绿林、赤眉起义)倒是发生在他当了皇帝,推行“王田”改制的过程中。铁一样的事实证明:贫富分化(包括导致贫富分化的土地兼并)并不是发生农民起义的原因,他的王田改制才是农民起义的真正原因。
    笔者认为,土地兼并、贫富分化只是王莽推行“王田”改制的借口,根本不是他的真实动机。他要真有平均主义的理想,为何不把他的皇宫给天下的农民共住?跟农民的小屋相比,那也算是田连阡陌了,他做不到,也不想做。
    “王田”政策错误很严重,后果也很严重,影响深远:
    1、他所举出的理由是一个事实,所以马上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具有强烈的煽动力和号召力。
    2、他所提出的目标是一个根本无法实现的目标,永远不可能实现。
    3、在实现他的目标过程中,一定会发生血流成河的惨剧,最后还是回归贫富分化的常态。
    再具体些说,他提出的这种理由能一下子就赢得穷人的支持,穷人觉得把地主的土地分给我,我会好好耕种,但真当每个人都有平均的土地后,劳动成果无法体现差别,所有的人都不好好劳动了,社会生产遭受破坏,还得靠战争重新分出强弱贫富来。
    王田制实际施行的情况史书上没有系统的记载,零星的记载反映的信息是,为了推行这个政策,王莽杀了不少人,但引起的后果是数以百万计的农民流离失所,进而啸聚山林,揭竿而起。在推行三年遭受重创之后,王莽于始建国四年(公元11年)下诏废止了这项政策,但为时已晚,汹涌澎湃的农民起义已无法控制了。
    王田改制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它触犯了人类社会存在的最基本的文明基础。人生而不同,有勤懒智愚之分。勤者、智者爱劳动、会劳动,故而积累起比贫者更多的财富(包括土地和金钱),享受比贫者好的生活,贫者之所以贫,是由于智力和品德上不如别人所致。但贫者也渴望过上和富人一样的生活,有羡慕嫉妒恨的心理,也是人情之必然,加上富人生的儿子也多又懒又笨,但却仍过着富人的日子,这就更让贫者生气。健康正常的社会机制是贫者生出的儿子如果又聪明又勤快,他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勤劳致富,收购那个富人不肖儿子的田产,自己过上富人的生活,富人的儿子沦为贫者。最不正常、也是最糟糕的办法就是以暴力手段剥夺富人的财产,然后谁也不劳动,直到把财产糟蹋掉,谁都没有粮食吃,靠互相杀戮重建贫富差别的正常秩序,王莽的王田改制就是如此。
    再说“私属”问题。
    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就得先把“奴婢”这个词到底指的是什么搞清楚。奴婢,指的是在官僚或富裕人家从事服务劳动的人,被称为“奴”“仆”“佣”“婢”“僮”等,按现代的理念理解,就是保姆、司机、杂工、保安之类的家政服务人员,《史记》中记载,卫青就曾是平阳公主的“家奴”。当时已有人力资源市场(可能和骡马市场挨着,就像现代人力市场与汽车市场挨着一样)。这些人是从人力市场上“买”来的,所谓“买”是要付给这个人的父母一笔钱,相当于把这个人的一部分工资预支给他的父母了。这个人到雇主家后,雇主除了管吃管住外,还要给他(她)发些零用钱,到了论婚论嫁时,有时还要出钱帮他们成家。这些人成家后,有些返回农村种地、过自己独立的日子,有些则仍然在雇主家里工作。这样的“家政服务人员”就是中国古代史书中的“奴婢”。
    汉代的“奴婢”现象比较突出,即数量剧增,那是因为国家统一的时间长,经济长期稳定发展,国民财富增加,城市化水平提高,城市人口剧增所致。城里的富贵人家多了,对家庭服务人员的需求也随之增加,所以才有专门的“人市”兴起。
    从实际情况来看,那些到富贵人家当奴婢的人也是心甘情愿的,这里的生活条件和收入水平远比在乡下种地强,就和现在很多人还得托门路、找关系才能给一位高官当司机或保姆一样,人家“奴婢”们把能进富人家打工当作实现幸福生活的途经。
    可王莽却把禁止“奴婢买卖”的理由说得那么煽情:“又置奴婢之市,与牛马同栏,制于民臣,专断其命。奸虐之人因缘为利,至略卖人妻子,逆天心,悖人伦,谬于‘天地之性人为贵之义’”。这段话里,他有两处偷换概念:一是把与牛马市场挨着偷换成与牛马关在一起(当然也不排除马夫、车夫就住在牲口棚里),以此隐喻把人当牛马一样;二是把付人工钱当作买卖人口,后人不明就里,受其欺骗,以为当时的“奴婢”就是完全没有人身自由,任由主家打骂,过着牲口般生活的奴隶。
    王莽这项政策的动机同样不是他所说的恢复天伦,遵守“天地之性人为贵”的天义,因为他并没有大规模遣散他宫中的宫女和太监(那更违悖天理),而是在自己享用这一切的同时,要求别的富贵人家不能再雇佣家政服务人员。
    这项政策的执行过程也是很血腥的,史书记载,有很多人因为继续“买卖奴婢”而被判刑坐牢,甚至杀头,但仍禁止不住,三年之后,王莽自己宣布这项政策作废了。
    实际上,“私属令”受到了买卖双方的抵制,城里雇佣“奴婢”的人家非官即商,都是富人,他们的家务劳动总要有人搞,而且商人家的“奴婢”就是他的专业员工,没有这些人,铺子就没法儿开了,没有仆人伺候着,官员也上不好班了,对这些,王莽只能默认。他本来想做的是保留存量,不加增量,旧的人不裁,新人不加。可是旧人总有各种原因离开的,新人总要补进来,而且每家到底保留多少奴婢才合理合法,也没个固定的标准,这项政策没法儿执行下去。从“奴婢”角度看,大多数人也不愿回乡下老家,谁进了城还想回去啊!所以,这个政策根本就执行不下去。
    前文已指出,王莽制定“王田私属”政策的原因与出发点,根本不是他纸面上所宣称的那些内容,他制定这些政策的真实动机是什么呢?他没有说,史书上也没有记,后人只能凭借各自的想象进行推测了。

◎左图为徐州汉画像石博物馆内的汉代奴婢画像石,右图为现代家政服务人员在晚宴上服务
    中国古代的奴婢其实和现代社会的家政服务人员一样,是为一些富人家庭服务的工作人员。他们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取报酬,出卖的是劳动力,有人身自由,并非现在一些人所认为的毫无人身自由、任凭雇主买卖、与牛马无异的奴隶与商品。

2 五均六筦政策
    五均政策是王莽推行的城市工商业经济管理政策。始建国二年(公元10年)即他当皇帝后第二年,王莽颁布了五均诏令:“夫《周礼》有赊贷,《乐语》有五均,传记各有斡焉。今开赊贷,张五均,设诸斡者,所以齐众庶,抑并兼也。”   
    在首都长安及洛阳、邯郸、临淄、宛、成都共六大城市设置五均官,原长安东市市令、西市市令以及洛阳等五城的市长,均更名为“五均司市师”,其下再设置交易丞五人和钱府丞一人。五均机构的职责主要有:
    1、调控物价。各司市要以本市场四季中间一个月(二、五、八、十一月)的商品交易价格为基础,根据商品高低质量,制定出上、中、下三种价格,称为“市平”,即标准价。各地的市场物价允许有差别。当市场物价超过“市平”价格时,由均官按照“市平”价格出售所掌握的货物,促使市场物价回落。当市场物价低于“市平”价格时,则不予干预,以防止囤积居奇行为。
    2、收购滞销的重要民用商品,保护生产者积极性。如果五谷布帛丝绵等生活必需品出现滞销,由各市均官按其成本价予以收购,不要让出售者亏本。
    3、进行赊、贷活动。民众因为祭祀、丧葬缺少费用时,可向钱府官借钱,不付利息,但用于祭祀的借贷必须在十日内归还,用于丧葬的借贷必须在三个月内归还;凡欲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缺乏资金者,也可向钱府官借贷,按其经营所得的利润收取利息,一年利息的收取不得超过其利润总额的十分之一。
    4、“工商能采金银铜连锡登龟取贝者,皆自占司市钱府,顺时气而取之。”这些工商业者,要把产品及所得向司市钱府如实申报,由司市钱府按当时行情收所得税(至于收几成税没有详细记录)。
    同年,王莽又推行六筦之令,制盐、冶铁、酿酒、铸钱由国家经营,征收山林川泽渔采之税,加上五均政策,合称为“六筦”。
    “五均六筦”说白了,就是由国家接管主要的赢利性工商业,统一控制资源,当然打的旗号是“齐众庶,抑兼并”。
    在中国历史上,在绝大部分时间里,工商业是由个人从事的,富商大贾无朝不有。国家垄断工商业的情况有,但不多,最有影响的是三次,一次是王莽的“五均六筦”,还有一次是比他早的汉武帝的“盐铁专营,均输平准”,再有一次是比他晚的宋朝王安石的变法。不过汉武帝和王安石的工商业国有化政策,目的很明确,就是从民间搂钱,支持对外战争,是一种非常规的战时经济政策。可王莽不是,他当政时国家财政并不紧张,也没有大规模的对外战争计划,所以,他这套政策根本的出发点还是出于享受权力快感的动机,既然乡下的土地都归他支配了,城里的工商业也得归他支配。
    从执行的情况看,当然不好,特别是征收山林川泽渔采之税,成了激发农民起义的直接原因。原来在饥荒年间,农民还可以跑到山林采野菜野果,去湖里打鱼熬过困难时期,但现在这些东西也要上税,不堪忍受的农民只好造反。
    国家自营工商业,古已有之,有些一直延续至今,比如食盐的官营制度就是如此。但在绝大多数时期,绝大多数的工商业是由私人从事的,每个工商业个体的积极性和灵活性创造出了工商业的繁荣,中国在整个古代时期,是世界上头号富裕大国,和私营工商业的贡献密不可分。在绝大多数时候,国家只控制几种最重要的物资生产,如盐、铁和茶叶,这些物资有时控制,有时不控制。大规模搞工商业国有化的就这三次,每次的效果也都不太好,汉武帝算是始作俑者,好在他发动对匈奴的战争扩地千里,算是打胜了,所以,人们觉得这个代价值得付。王安石变法搜刮了钱,但对西夏的战争没打赢,国家还得年年纳岁币,所以广受诟病。王莽的“五均六筦”是最没名堂的,搜刮了很多钱,存在府库,但弄得天下汹汹,直到自己垮台。
◎四川博物馆内的汉酒肆画像砖
    这幅图反映的是东汉初年酒肆卖酒的情况,从规模上看,应该属于老百姓个体私营。事实上,中国古代的酿酒、卖酒行业多是私营性质的,只有少数时期政府会将酿酒、卖酒权收归国有,由国家掌控,如汉武帝的盐、铁、酒专营,王莽的五均六筦政策,王安石的变法。不过汉武帝和王安石是出于战时需要采取的一种非常规性手段,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允许私营酒肆的存在,而王莽则是出于享受权力快感的目的,完全禁止百姓私酿私卖,违者重惩。王莽这样做的后果是市场大量酒肆破产,工商业者贫无所依,民不聊生,这也是城市工商业者反对王莽的重要原因,王莽后来也是直接被商人杀死。东汉建立后,五均六筦政策便被废除了。
(未完待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诚聘英才|移动端|Archiver|版权声明|大家论坛 ( 京ICP备06071611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63号 )

GMT+8, 2020-2-18 11:26 , Processed in 0.077306 second(s), 1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