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382|回复: 1

王莽的政策错在哪里?(下)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66

金币

大家网小学二年级

Rank: 3

积分
96
发表于 2015-11-27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 币制改革
    王莽从当“居摄”时起,一直到灭亡,共进行过四次币制改革,大致过程如下:
    居摄二年(公元7年),王莽进行第一次货币改革。在西汉的五铢钱外,另外加铸了三种货币:一是错刀,一枚错刀可以当做五铢钱五千枚使用;二是契刀,一铢契刀可当做五铢钱五百枚使用;三是大钱,一枚大钱可以当做五铢钱五十枚使用。五铢钱、错刀、契刀、大钱四种钱币共同在市场上流通。
    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王莽因嫌五铢钱是汉代钱币,而“刘”又是由“卯、金、刀”组成,新朝既立,就应当使用新的货币,为了表示“皇天革汉而立新,废刘而兴王”,于是废除了五铢钱、错刀、契刀三种钱币,只留大钱和另外加铸的重达一株的小钱在市场上流通。小钱一枚可当五铢钱一枚,大钱和小钱共同在市场上流通。这是第二次货币改革。
    始建国二年(公元10年),王莽因为新的货币不流通,实行新的货币制度—宝货制,这是王莽第三次货币改革。王莽认为“宝货皆重则小用不给,皆轻则僦载烦费,轻重大小各有差品,则用便而民乐”,简言之就是钱币面值太大,买小东西、便宜东西时就不方便使用,所以应该加铸一些小面值的钱币,以方便百姓使用。于是,王莽使用了五种货币材料,即金、银、铜、龟、贝,六种名称,即黄金、银货、钱货(铜)、布货(铜)、龟宝和贝货,五物六名二十八品,也就是二十八种货币,共同在市场上流通。宝货制由于币种种类繁多,币制换算复杂,扰乱了市场交易和社会经济生活,“农商失业,食货俱废”,无法流通。不得已之下,王莽只能宣布实行大钱和小钱两种货币,其余的尽皆停止使用。
    第四次货币制度改革是在天凤元年(公元14年),王莽废止大钱和小钱,另外铸造货布、货泉两种货币。货布重二十五铢,当五铢钱二十五枚;货泉重五铢,当五铢钱一枚。同时又因大钱为日常民众所使用的钱币,不能轻易就废弃不用,故而可贬值当一货泉,继续使用六年。
    王莽货币政策的出发点同样引起后人的猜想,又有许多人呜呜滔滔地大谈西汉末年的财政危机,好像王莽是为了解决财政困难而搜刮钱财、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币制改革似的。
    然而,如果放弃那些主观臆想(这些臆想是以王莽还是个正常人,有正常健全的理性去解决自己面临的实际问题为假设前提的),从史书上实际记载的情况来看,王莽搞货币改革的根本动机一是出于对天命的迷信,一是出于对数字游戏的沉湎。
    王莽第一次货币改革是他还在当“居摄”的时候,那时候的名义皇帝还是两岁的孺子刘婴,王莽以汉室的命运不旺为由,搞一次货币改革冲冲喜,其中,选用了一种古代货币的形制:刀币,即契刀,他的理由是汉室刘家运势不旺,刘姓有个“立刀旁”,现将货币改为刀币,有助于刘家运势兴旺永久。可是没过几年,他从孺子刘婴手上夺过皇帝宝座之后,搞第二次货币改革时,又废除了第一次货币改革加铸的错刀、契刀等货币,理由是这些货币有刘姓的立刀旁。为与刘家彻底切割,他给自己的货币取名为“布”。
    王莽对天命的迷信是真是假?这个问题曾经让笔者很迷惑。说他是真的相信天命吧,可他做的这些障眼法儿不都是骗人的吗?他自己一定心知肚明,那些祥瑞符篆之类,全是人为编造,甚至他自己派人编造的,他怎么能相信这是天命显现的标志呢?可要说他不信吧,他在面对起义军大军压城时,竟然带领群臣来到长安南部,设坛向天哭诉,义军破城,王莽坐在他那骗人的“法器”威斗上,还叫嚣“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分明一副走火入魔的样子。
    想来想去,我推测,王莽对“天命”这个玩意儿是半信半疑的,他有时觉得“天命”是障眼法,是骗别人的东西,所以肆无忌惮地编造天意,如祥瑞之类。有时,他又觉得天意这东西可能真是存在的,要不是有老天保佑,自己那套拙劣的戏法怎么就能把天下人给骗了呢?至于他死之前还表现出一副坚信天命的样子,则是两者合一的表现:既需要做出坚信天命的样子,以继续欺骗追随者为他卖命,又要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给自己壮胆。
    王莽本人爱读书,曾经被贬回老家幽居了三年,幽居时没少读书。读书人有些共同的弱点,就是喜欢在纸上设计各种方案理念,而且,如果幽居的时间越长—其实就是无所事事的时间越长,空想出的各种方案就越多,越复杂。他带着这种思维习惯当了皇帝,有条件将自己凭空想象的各种复杂设想在现实中落实,币制改革之所以具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名称和繁复难懂的兑换关系,是他智力游戏的结果,他觉得挺好玩的,也挺方便的。他在幽居没事儿时自己也许已换算得极溜,所以,他想象不出来,在别人那里,这是多么恼人的啰嗦事儿。
    这种出于迷信和数字游戏迷恋的政策当然不会有好结果,由于他推行的官方货币太复杂,所以,民间交易者还是习惯于使用简单易识、易换算的五铢钱,所以私下流通、铸造五铢钱的不在少数。王莽一开始还杀那些私铸钱的人,后来因为犯法私铸钱的人太多,无法都杀了,只好减轻处罚,改为与妻子一起“没入官奴婢”(可见王莽并没有尽废奴婢,还是保留了官奴婢,足见其“私属令”之虚伪)。王莽的货币政策扰乱了正常的经济流通过程,每次改革,都导致一批人家破产,积累了深刻的对立情绪,破坏了国家的经济基础。
4 官制改革
    王莽的官制改革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将官职名称、行政机构名称重新命名。按他自己读书时杜撰出的新官署名和官职名,进行所谓“机构改革”。如把郡太守改为“大尹”,县令、长改为“县长”等(本期孟祥才先生的长文有较详细的介绍,此处就不赘言)。
    官制改革的另一项内容是官员薪俸制度的改革。王莽当上皇帝之后,为了标榜他“均贫富,等贵贱”(他叫“齐众庶”,是一个意思)的理念,给官员大幅度减薪,规定自公卿以下各级官员一月之禄只有布二匹或帛一匹,在此之前,这些官员的俸禄远高于此,以月俸160石左右的太守为例,折合每月至少六十匹布或三十匹帛。他的官员薪俸改革,一下子等于把官员的收入降了百分之九十还多。到天凤三年(公元16年),他当皇帝已经八年时,可能实在熬不下去了,他终于推出了一项新的俸禄制度改革方案,制度依然繁琐,规定从四辅公卿大夫到最低级的舆佐,共分十五个等级,俸禄最低者一岁六十六斛,以上依次递增,到四辅为万斛,据孟祥才先生研究,这个薪俸水平已和西汉初年的水平相当。但是王莽却增加了一个引起了更严重后果的附加条件:官员能否拿到这么多钱,得与当地的财政收入挂钩。
    在宣布官员降薪和提出新的薪俸制度之间,约八年的时间里,官员的俸禄制度是极不正常的,有些地方长达两三年就停止发放俸禄了。
    王莽官员薪俸制度改革的后果极其严重。刚宣布给官员大幅减薪时,官员心里肯定不满,但敢怒不敢言,老百姓们也许是高兴的,觉得总算出了口气,可以看大官们没钱的笑话。但很快,恶运也降临到他们头上了。被大幅度降薪、甚至停薪的官员并没有被撤掉,他们的官署、官位都在,还在行使权力职能,没有薪水,他们便想方设法从老百姓身上搜刮,《汉书•食货志》记载“上自公侯,下至小吏,皆不得俸禄,而私赋敛,货赂上流,狱讼不决。吏用苛暴立威,旁缘莽禁,侵刻小民。富者不得自保,贫者无心自存,起为盗贼,依阻山泽,吏不能禽而覆蔽之,浸淫日广,于是,青、徐,荆、楚之地往往万数。战斗死亡,缘边四夷所系虏,陷罪,饥疫,人相食,及莽未诛,而天下户口减半矣。”也就是说那些看了几天笑话的小民很快受到了肆无忌惮的盘剥,原来官员收税,还有个法度遵守,还有个边儿,如今官员也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行“私赋敛”,为了能巧取豪夺,刻意拖拉讼狱,以制造捞钱的借口。这些小官犯法难道不怕上面查吗?当然怕,他们应对的办法就是给上级行贿,为了行贿,对小民的掠夺就更甚。上级也一样,没钱啊,自然乐得受贿。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官员队伍整体性突破法度,像强盗一样行事了。而王莽后来的政治措施,虽然看起来可以抚平一下官员队伍的创伤,但与财政收入挂钩的政策几乎是把官员们前期的劫掠行为合法化了,而且助长他们变本加厉地催剥小民。不堪压榨的小民被迫走上了造反的道路。王莽的政策实际上是把整个官员队伍逼成了盗匪,官员有组织的盗劫活动,使天下人人不安,富人穷人都活不下去了,百姓便被逼成了盗匪。这时,再让官员去镇压百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整个官员队伍已经没有任何纪律、法纪、道德可言,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军事力量去打击起义军,更没信用招抚已经揭竿而起的民众。
    史书上记载的关键性战役,昆阳大战,说当时王莽派出由王寻、王邑指挥的精兵有四十二万,而农民军只有一万多人,农民起义军为什么打胜了呢?史料上关于这一战役的细节没有任何记录,1∶50的实力对比,能打胜,又没有任何战略、战术上的措施,实在令人费解。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是,实际投入到战斗中的官军可能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人,最多只是与起义军人数相等。各级官员已经习惯于虚报人数吃空饷,习惯于虚报政绩混日子了。真正能投入战场的部队一是远没有那么多的人,二是根本没有组织战斗力,一触即溃。
结论
    很多现代历史学家,一提到王莽改制,总是先要大讲一通西汉末期土地兼并严重,贫富分化严重,商人操纵物价,官吏贪污横行,所以,王莽才推出“王田私属”“五均六筦”之类改革措施的,笔者认为这是重要的误判。理由如下:
    1、土地兼并、贫富分化、商人操纵物价、官员贪腐,全是事实。但那是一个常量,一直如此,千百年来没人改过,也改不了。
    2、上述事实的存在并没有导致大规模的动乱,也就是说,在王莽改制之前,是不存在社会危机的,所有的危机都是王莽改制造成的。“王田制”让农民丧失了生产积极性,农业生产遭受巨大破坏,造成了大量的饥民和流民;“私属令”剥夺了大批城市就业者的饭碗,加剧了城市内的动荡;“五均六筦”剥夺了很多中小工商业者的利润,货币改制让所有用货币的人不胜其烦,多数人蒙受损失,仅因为旧的货币使用习惯就被治罪,积累了更多的反抗基础,等到农民起义军打到长安城时,城市中的市民、工商业者自发起来响应起义;官制改革,在增加官员数量、搞复杂官署体系和官员名称的同时,把官员队伍整体改造为“盗匪”,这批“盗匪”,又把人民逼上梁山。到王莽崩溃之前,天下人口已经减半,那已经是造成了千百万人死亡,人民才不得已推翻他的。
    王莽当政之前,刘氏汉王朝当然也有危机,但不是社会危机,只是人才危机。像刘秀这种在血缘上离得太远的宗室成员虽然优秀,但进入不了皇帝的备选梯队,能进入皇帝备选梯队的刘氏子孙,一代不如一代,藩王的情况也是如此,从他们对王莽篡权连一次像样的反击都组织不起来,可以看出,刘氏皇族的人才凋零。
    外戚家族本是皇帝失灵后的补救措施,王莽家族的前辈也确实执行了这项功能,他的伯父王凤就兢兢业业地辅政了一辈子。王莽也是辅政大臣,他篡夺刘氏皇位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在某种程度上讲,还是皇族内部的权力转移。问题是他当上皇帝之后,头脑发昏,制定和推行错误的政策,自己把自己葬送了。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诚聘英才|移动端|Archiver|版权声明|大家论坛 ( 京ICP备06071611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63号 )

GMT+8, 2020-2-18 12:24 , Processed in 0.074930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