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977|回复: 0

[历史杂谈] 《捕蝗汇编》撰者陈仅生平、著述考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2万

帖子

16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98176
发表于 2010-4-2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捕蝗汇编》撰者陈仅生平、著述考

倪根金

(华南农业大学农史研究室 广东 广州 510642)

《古今农业》2005/3

[摘要]本文通过地方志、碑刻等多种资料查找,对以往关注甚少、了解有限的《捕蝗汇编》撰者陈仅进行了较深入的考察,基本弄清其生平和宦迹,尤其是在紫阳、安康任上的治绩,初步钩沉出其主要著述,并对其中的《捕蝗汇编》、《艺葙集证》等农书的成书年代、刊印情况做了更进一步的考订。

[关键词]陈仅;生平;著述

《捕蝗汇编》撰者陈仅是清代一位非常重视农业生产的地方官员。然而正史无传,学术界也未见专文介绍,就农史界而言,人们主要是通过王毓瑚《中国农学书目》中的《捕蝗汇编》提要对其生平与农学著述有所了解。其文曰:“《捕蝗汇编》四卷,清陈仅撰,《清史稿艺文志》政书类著录。仅字余山,号涣山,浙江鄞县人,嘉庆癸酉举人,做过陕西宁陕厅的同知。在该书中,作者的职衔是紫阳县知县。总之,他是在陕西做地方官时著成的此书,全书四卷,前面载着康熙皇帝的《捕蝗说》,第一卷是“捕蝗八论”,第二卷是“捕蝗十宜”,第三卷是“捕蝗十法”,第四卷是史事四证和成法四证。四种成法是马源《捕蝗记》、陆世仪《除蝗记》、李钟份《捕蝗法》和任宏业《布墙捕蝗法》。全书内容主要是前人著作的辑录,夹杂着作者的按语。看来此书的编成,作者确是下过一番功夫。所见到的本子只是道光二十五年四明继雅堂重刻本,没有序跋,无从知道书是作于何年。书中作者的按语有二次提到道光十六年,因此推测大约是那一年稍后时期写的。此外“八论”中“论不食之物”条,引《群芳谱》蝗蝻不食番薯的说法。作者说到,在紫阳县任上劝民种番薯,著有《艺蕱集证》一书,准备刊行。此书大概是不曾刻过,附记于此。此外作者更有《竹荟》四卷,南京图书馆藏有抄本。又民国《新纂云南通志艺文考》农家类有一部娄钟的《捕蝗汇编》,撰人字晓林,霑益人,道光乙酉拔贡,做过四川太平县的知县,时代与陈仅相差不多,所著书名相同,不知是否他曾刻陈氏的书而被误认为他本人的著作,附此待考。”[1]王著提要让我们对陈仅及其农学著述有所认识,但也留下一些未解之迷和思考空间,《捕蝗汇编》初刻何时?它与《新纂云南通志艺文考》所载娄钟《捕蝗汇编》是否一书?《艺蕱集证》是否刊行?而作者生平,即使偶收录到历史人物辞典中,也是十分简单的记载:“清诗人。字余山,号渔珊。浙江鄞县人。好读书,尤长于诗。著有《群经质》、《诗颂(当为诗诵,引者按)》、《捕蝗汇编》、《南山保甲书》、《继雅堂集》、《竹林答问》。”[2]

近年,笔者在进行农业历史文献课教学过程中深为这位编撰有《捕蝗汇编》、《艺蕱集证》和《竹荟》等农学著作、关注民生的普通地方官所吸引,感到有必要进一步了解其生平和政绩,探索其重农的思想渊源和解决王毓瑚先生在提要中提出的疑问。特别是去年笔者收集碑刻资料过程中,无意间见到几通与陈仅有关的碑石后,更觉得进行这一探索的条件基本成熟。

一、生平与政绩

陈仅,字余山,号涣山。诞生在一个充满书香味的官宦之家,生年是“乾隆五十二丁未(一七八七)”[3]。其父鸿渐,“乾隆四十五年进士。由兵马司指挥迁汀州同知,擢肇庆知府”[4]。死葬鄞县桃源乡费家漕[5]。其伯父鸿俦,字秋实,号凫岩石先生,“工五言诗,与同郡周铁山齐名,人谓铁山近狷,凫岩近狂”[6]。兄弟均“能诗,有集行世”[7]。其中陈鸿渐有《古欢斋诗钞》一卷、《古欢斋文集》、《一统志考略》和《日下旧闻考略》[8]等行世,陈鸿俦有《聂许斋诗稿》六卷(一说八卷),均为“堙屿楼藏本”[9]。童年时代的陈仅,自幼颖悟,史载他“自幼好学,尝夜读《尔雅》,无灯以香炷逐字默记,辄能成诵”[10]。

嘉庆十八年(1813)中举,时年26岁,乡试后考取为国史馆誊录[11]。道光十三年(1833),议叙知县,出任延长县。从考取功名到首任知县,其间漫漫20年,而且是从秀美江南来到较为贫困、动荡的西北任官,由此可见其迈人从政之路并不是十分顺畅,其中一定充满辛酸苦辣。此后25年,他含辛茹苦辗转陕北、陕南,担任地方长官,具体任职如下。

廷长县知县,“道光十三年任,十二月二十八日御任”。由于接任者陈参是“道光十五年四月十一日任”[12]。故其御任当为十四年。第一次出任知县虽未任满期,但他并未因来去匆匆而无所作为,仍在短暂任期里为当地的文化教育事业作出了贡献,另兼职定边县方面,也有作为。史载他“修葺书院,建宋儒张载祠,与诸生讲学,其伺摄定边,亦有惠政”[13]。为此,延长人“立生祠祀之”[14]。

紫阳县知县,“道光十五年任,十九年以调安康知县去任”[15]。紫阳县,地处我国南北分界线秦岭上,陕南汉水流域,大巴山区。因宋代道教南派创始人紫阳真人“张本叔”而得县名,置县已近500年历史。因山大沟深,耕地坡陡瘠薄,而稻田不多,史载“环紫邑皆山,水田之利惟蒿坪河一隅,余则为梯田,为雷公田,高岭恃洋芋,低坡恃包谷,路角涧滨无跬步之地不垦,其用力勤矣,而戴土之山先涝而溃,未熯而龟,偶有丰收,亦无有宿蓄”[16]。属典型的贫困山区。陈仅走马上任之时,正值大灾刚过不久,“十二年壬辰夏秋阴雨过多,伤稼,岁大荒,人相食。十三年癸巳更甚,自正月至九月共晴三十三日,其余非阴即雨,斗米值大钱一千六百文贫民儿女卖几尽,其至骨肉相食”[17]。可谓受命于危难之中。关于其在紫阳的作为,陈仅去职5年后,紫阳士绅们在《去思碑》中有明确的概括。“侯之于民勤勤恳恳,亦若自忘其为官也者。是故明慎用刑,疆御敛气,息讼风也;严搏签匪,境内宴如,靖盗贼也;刊《艺苕集》,劝民种植,荒政豫也;发蚕桑示,教民树蓄,大利兴也;恪崇正祀,修举废坠,成民而致力于神也;且邑比岁早涝不时,侯出舍于郊,缟素徒跣,泣祷于神,作辞自警,晴雨辄应;道光十六年,夏蝗入境,民情恂恂,侯步祷刘将军祠,再疏自责,又考古捕蝗之法著为编,令民扑之,蝗殒且徙,得无害。是则侯于民所欲者有必聚,所恶者看勿施。如之何弗思,思之而能忘也耶?”予曰:“子言诚然,然予更有说焉。侯礼贤兴学,雅尚风节,公余进诸生,教以端本正心,而文艺次之。立古学课,连篇累牍必删削完善,亲为讲解,虽盛寒暑不辍,由是就正者日益众;学舍逼侧几不能容,侯剖清俸,捐置广厦十余间;士风争相淬励,駸駸兴起,并念棚规为新生之累,经前任张宪创始,迄未有成,侯捐廉筹办,禀请立案,俾寒儒永沾德泽焉。至事关风化极意维持,贞女节妇,有力不能自赡者,侯廉得之,保护培养,罔弗周至,而幽光潜德,必题门封墓,不令埋没于穷庐丰草中”[18]。这个概括应该说是客观的,是出自紫阳百姓的内心,因为陈仅已调走多年,无需拍其马屁。另由吴纯最后主修成的道光《紫阳县志》和同治《鄞县志》也多有其事迹记载,其中一些可弥补《去思碑》未载之缺,如修建公共建筑,史载,“刘猛将军祠,在县城东大明寺址。道光十八年知县陈仅捐建”[19];建于明代的“名臣祠,……岁久祠圯,道光十八年知县陈仅重修”[20];城池“道光十九年七月南城因雨坍塌,知县陈仅捐修”[21];公署“道光十九知县陈仅借廉修葺”[22]。其中一些还是陈仅捐款兴修的。疏浚河道,史载“县治府临汉江,江流之险,莫甚于炉子滩。商船屡倾覆。仅鸠工修治,行者颂之”[23]。倡导种植,诚如陈仅在《紫阳县志序》中所言,“余之于紫民也,劝促构、劝种桑、劝种晒丝,以为储积”,其中“道光十六年,知县陈仅出示饬民栽桑,计四乡载成新桑万余株”[24]。任职四年,善举多多,深得县民爱戴,志书评价他:“养民以惠而用法以严,为治四年,官民如家人父子,殆古召杜之流也,十九年调安康去,士民赴省呈请留,不得请。思之不置,立碑以志德政”[25],并“立生祠祀之”[26]

安康知县,“道光十九年十一月由紫阳县知县调任”[27]。咸丰元年八月调任咸宁县知县才去职,共12年。期间还代理过洵阳知县1个月左右[28]。安康,名取“年万丰乐、安宁康泰”之意,古称金州。其地处汉江上游,秦、楚、蜀之交,“东接襄沔,南通巴蜀,西达梁洋,北控商洛”,土壤肥沃,资源丰富,山水衔接,沟壑纵横,地势险要。特别是它尽得汉水之利同时,亦饱受其泛滥之苦,仅14世纪末至今近600年间,决堤淹城的灾害性洪水就有17次之多。故陈仅在安康的治绩,首先体现在地方水利治理上。方志记载,“城北滨汉江,屡遭水患,堤防倾圯。当事者并塞小南门以断出路,民以为大慼。仅莅任即修万柳、长春六堤,更创筑登春堤,开小南门增高北城,修千工堰。二十七年八月,大雨十数昼夜,江水骤涨。城不没者数版。北门须塞以沙囊,水不得入。夜半,讹言东堤决,居民号泣震天,争南门而出,城几为空。仅彻夜露立北门当水之冲,哀祷水神,为民请命,自夕达旦,大雨如注,而涨痕忽平,若有神助”[29]。从记载来看,他不仅重视整修堤堰,而且面对凶猛洪水,置个人安危不顾的为民请命,自夕达旦。尽管其结局虽颇具传奇色彩,但体现了陈仅的爱民、护民的无畏精神。他对水利纠纷亦能秉公处理,如大济堰棉花沟水道一案,他通过实地踏勘,秉公剖断了水道争讼,解决了该地多年纠纷。刊有其撰写的“大济堰棉花沟水道议”和时人所记“大济堰棉花沟水道争讼断案碑记”至今仍保存在今安康建民乡头挡村小学院墙中[30]。其次,在安定社会上,他亦是尽可能通过制订制度、采取谋略将矛盾化解和处理掉,减少无谓的流血,效果不错。“邑南山为群盗出没之薮,白昼肆动曰红签,黑夜偷窃曰黑签,最称难治。仅编行保甲,群盗屏迹。回匪傅正昇,白莲教之余孽也,自楚北来。其术诡秘,回民被惑者众。仅密遣隶,擒至,焚其书,杖之,即睡去,以硃笔涂其首,始觉而呼痛。寻置于法,群回乃靖。恒口,离城五十里,有古树,村民以丛祠奉之久,仅因公下乡,经其地,树神示梦于村民曰:‘明日陈公来,我当避之’。嗣后,不复灵验,其正直为鬼神所畏如此。宰安康十二年,讼庭闲寂,民吏相安”[31]。再次,革除弊制,允粮流通,使农民丰年增收。史载“十九年冬调安康,安康之粮旧有禁不得出县,有谷熟钱荒之患,兵役又从中抑勒之,民受其困数十年。仅力请于大吏撤其禁,民庆更生”[32]。施政十二载,是清代安康任职最长的知县之一。士民感恩,“立生祠祀之”[33]

咸宁县知县,陈仅咸丰元年八月调任,四年正月去任[34]。咸宁县原为万年县,与长安县构成省城西安,其中东城属咸宁县,县丞驻灞桥,后移驻尹家卫,又移驻草滩。期间他署汉阴厅通判1年零2个月,史载“咸丰三年九月署任,四年十一月六日御任”[35]。汉阴厅原明汉阴县,乾隆四十七年(1782)省入安康县,设盐捕通判;五十四年(1789)改置厅,改设抚民通判。陈仅代理的就是这个职位。在这个关中首邑任上,他最为感人的事迹是掏钱赈济,史载,咸丰二年“兴安遭水灾,死者无算。仅奉檄往恤,躬自查访以赈之,至赔补数百金,不惜也”[36]。兴安府原明兴安直隶州,顺治四年(1647)徙旧治,康熙四十六年(1707)复徙新治。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升府,府通判、县丞均驻砖坪。

宁陕厅同知,“咸丰四年正月由咸宁县知县升任”[37]。宁陕厅嘉庆五年(1800)析长安、盩厔、洋、石泉、镇安五县置,设同知。由于史料缺乏,难窥其政迹。咸丰七年九月前“以足疾致仕”,告老还乡。“同治七年卒,年八十二”[38]。子孙中鲜有突出者,仅孙陈廷扬志书有载,“孙廷扬,字锡龄,号研农。贡生。性孝,尝到疗亲疾。既成,诸生郁郁无所遇,遂绝意进取。恣游名山水,遇幽绝处,竟日吟啸忘倦。国变后,益不自聊,佯狂以绝。其诗稿曰《寒林鬼唱》”[39]。

从上述资料可见,作为地方长官,陈仅非常关心百姓疾苦和生业,所至之处,“无刻不以民食为心”[40];“勤于治民,所至多善政”[41],是一个优秀的循吏;而且在人品上颇有古君子之风,乐于助人。在这方面,《曾国藩全集》留有一封写给他的信,让我们从一个侧面看到他为人至诚至善的品质。信全文如下,“余山先生阁下:乡人邹柳溪兴愚,前岁客京师,与国潘相还往,时时道先生德谊甚盛,语次常感激泣下。窃伏下风,仰企古道久矣。后柳溪不幸卧病客舍,病半岁而殂逝,其友江岷樵忠源,其族兄春生子律,皆义侠急难,竭诚致慎。春生既归丧于紫阳,买舟还乡,复以书告国潘,具称先生悯逝者之志,悼生者之无倚,设法处置,曲尽人情,益令人钦慕不既。别有白金百三十五两,盖柳溪身后赠赙之物,春生曾借用之者也。兹仍以归偿,邹氏由湖南寄京师,属国潘转致左右。伏惟鉴收,即乞作书由林镜帆编修转达京师,庶以报春生之命。关山间隔,展转万里,眷念吉晖,无任驰溯,诸惟荃照,恭请德安。不一”[42]。

二、学术与著述

陈仅不仅治理州县有方,多有政绩,而且知识渊博,工作之余,多有著述,史载“公余尤好读书,经史小学,皆有撰者,最长于诗,得杜少陵之正传云”[43]。其中“诗为最长”,有关诗论至今仍多为今人引用。是一个学有所长的学者。下面尽可能就其一生著述名称、卷次、内容、成书年代等做些搜集与考订,以弄清其在文化学术上的成就与贡献。

1、《群经质》二卷。清光绪十一年四明陈氏文则楼活字本。

2、《诗诵》五卷。清光绪十一年四明陈氏文则楼活字本。

3、《读诗劄记》八卷,有《续修四库全书》本。

4、《十三经蒙拾》十四卷。

5、《南山保甲书》一卷。成书于安康县任上。清道光二十五年四明继雅堂刻本,见《清史稿艺文志补遗》第902页。

6、《捕蝗汇编》四卷。《清史稿艺文志》史部“政书类”言“《捕蝗汇编》一卷”,《清史稿》误。关于其成书年代,《中国科学技术史农学卷》云:“《捕蝗汇编》(约1837—1845),清陈仅在任陕西知县时撰成此书”[44],另《简明中国古籍辞典》认为:《捕蝗汇编》“约成书于道光十六年(1836)”[45]。根据方志和碑刻资料的反映,其成书年代当始于道光十六年,因为陈仅编此书为指导当年灭蝗之用,但不排除作者日后又对它进行了补充和修订。其版本有清道光二十五年四明继雅堂刻本和咸丰七年(1857)来鹿堂刊本。

关于此书与民国《新纂云南通志艺文考》所载娄钟《捕蝗汇编》的关系,笔者以为,当是一书,很可能是娄钟刻印《捕蝗汇编》而被后人误为已作。而推测此结论理由,一是陕西紫阳县与四川太平县(因当时全国有5个太平县而于1914年1月改为万源县)是邻县,二县之间交通十分畅顺。二是娄钟出任太平县知县是在陈仅编印《捕蝗汇编》后十七年[46],完全有可能找到陈书并重刻。

7、《读选意忏》一卷。清道光二十六年四明文则楼刊本。陈余山全书本。

8、《济荒必备》三卷。《清史稿艺文志补遗》著录其为一卷[47],《补遗》有误,另书名也误为《救荒必备》。该书“于[道光]二十二年在安康知县任时作……子目三:曰《辟谷神方》、《代匮易知》、《艺蕱集证》,各一卷”[48]。有道光刻本,清同治十一年(1872)田秀粟刊本[49]。

9、《紫阳县志》八卷首一卷,陈仅始修、吴纯完成,杨家坤、曹学易纂。《清史稿艺文志补编》载“《紫阳县新志》八卷,陈仅,杨家坤编”[50],说的可能是未定稿,另《补编》排印有误,将紫阳误排为“柴阳”。有道光二十三年刻本,光绪八年吴世泽补刻本。

10、《灵泉志》一卷。

11、《疑冢录》一卷(稿本),现藏国家图书馆,王绍曾主编《清史稿艺文志补遗》第595页有著录。

12、《水经注考证》二卷。

13、《王深宁先生(应麟)年谱》一卷。简称《王深宁年谱》,陈仅辑,张恕编。清道光九年叶熊刻《深宁先生文抄》附道光二十五年四明继雅堂重刻本。

14、《读史言》一卷,亦《继雅堂外集》

15、《三史撷瘦》三卷。清抄本,天一阁有收藏。

16、《前后汉书撷腴》二卷。

17、《唐书撷腴》一卷。

18、《山海经撷腴》一卷

19、《名臣言行录纪要》一卷。

20、《各省郡邑扶雅》二十卷。

21、《校补读书记数》六卷。

22、《小学绀珠笺补》一卷。

23、《数海》二十四卷。

24、《艺蕱集证》一卷。“仅于道光十五年官紫阳知县时作”[51],紫阳举人杨家坤撰《邑侯陈公去思碑》亦云,其紫阳任上,为劝民种植,豫备荒政,“刊《艺苕集》”。此《艺苕集》可能是其最早的书名,即使是分成二部书,二者之间也有密切关系。版本不清,南京图书馆藏[52]。看来此书,此书不仅刊刻过,而且还收录他书。

25、《郑氏疳略》四卷。刻本。宁波市图书馆有藏本。另清人谢玉琼著麻疹专著《麻科活人全书》,1748年后改名《郑氏瘄略》和《郑氏瘄科保赤金丹》[53],亦4卷。与上面相同,是否宁波市图书馆著录有误,待考。

26、《保生夺命方》六卷。林氏黎照庐藏稿本。

27、《竹荟》四卷。稿本。国家图书馆藏,另清抄本藏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华南农业大学农史室曾据南京图书馆本抄录。

28、《扪烛脞存》十二卷。民国三年继雅堂活字本。宁波市图书馆有藏本。另《清史稿艺文志补编》第560页亦有著录。

29、《文莫书屋詹詹言》二卷。简名《詹詹言》,清道光二十五年四明继雅堂刻本。宁波市图书馆有藏本。《清史稿艺文志补遗》第1051页亦有著录。

30、《小学辨正笺补》一卷

31、《继雅堂诗集》三十四卷。“前有江开、蒋相南、周仪、吴德旋、徐元润诸人序”[54]。清道光二十七年刻本,有伏跗室藏本。按,伏跗室地处宁波市区孝闻街91号,是浙东现代著名藏书家、目录学家冯孟颛(1886—1962年)先生的藏书楼。另有光绪三十三年刻本。《清史稿艺文志补编》说:“《继雅堂诗集》三十四卷”[55]。

32、《渔珊诗抄》四卷。姚燮辑《句东三家诗抄》刻本。

33、《继雅堂续集》四卷。

34、《文稿》四卷。

35、《练清轩诗赋》三卷。

36、《秋兴百一吟》一卷。

37、《璇玑碎锦》二卷。

38、《回文诗剩》二卷。

39、《舟车赓倡集》。《鄞县通志文献志》第1852页云“此与张恕赴都北行唱和之诗”。

40、《杜律初桄》四卷。

41、《唐诗方言》。

42、《继雅堂诗话》二卷。

43、《唐诗扣虚》四卷。抄本,浙江图书馆有藏本。

44、《竹林答问》一卷。此答其从子诗香问者。成书年代在紫阳任上的道光十九年(1839),书前《自序》对此书写作缘起有详细说明,并从其时间落款“道光己亥”,可知其完成于1839年[56]。有清道光四明继雅堂刻本,清光绪金峨山馆刻本,后者宁波图书馆有藏本。

从上述著述,可见陈仅兴趣广泛,涉列甚广,不仅谙于经史小学,长于诗学,而且略通医药、地理。最后需要补充说明的是,陈仅还是一位藏书家,藏书丰富。《鄞县通志》记载其“文则楼”多有珍本,“博学能文,著述颇多。藏书万余册,有唐石经玉版、历朝别史,汉魏六朝各丛书等珍本,至民国六年,尽为其后嗣出卖”。

注释:

[1]王毓瑚《中国农学书目》,农业出版社,1964年,第261页。

[2]吴海林等《中国历史人物辞典》,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704页。

[3]梁廷灿编,陶容、于士雄编:《历代名人生卒年表历代名人生卒年表补》,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2,第545页。

[4]民国《鄞县通志人物篇仕绩甲》,民国二十七年临时抽印本,上,第233页。

[5]同治《鄞县志》卷六十五《冢墓》,光绪三年刻本。

[6]同治《鄞县志》卷五十八《艺文七》,光绪三年刻本。

[7]民国《鄞县通志人物篇仕绩甲》,民国二十七年临时抽印本,上,第233页。

[8]民国《鄞县通志文献篇》,1935—1951年铅印本,第1816页。

[9]同治《鄞县志》卷58《艺文七》。

[10]民国《鄞县通志人物篇仕绩甲》,民国二十七年临时抽印本,上,第233页。

[11]同治《鄞县志》卷44《人物传十九》,光绪三年刻本。

[12]民国《续修陕西通志稿》卷二十《职官十一》。

(13]同治《鄞县志》卷44《人物传十九》,光绪三年刻本。

[14]民国《鄞县通志人物篇仕绩甲》,民国二十七年临时抽印本,上,第233页。

[15]民国《续修陕西通志稿》卷十九《职官十》。

[16]道光《紫阳县志》陈仅序,光绪八年吴世泽补刻本。

[17]道光《紫阳县志》卷7《纪事志祥异》,光绪八年吴世泽补刻本。

[18][清]杨家坤:《邑侯陈公去思碑》,李启良、李厚之等搜集校注《安康碑版钩沉》,第100页,陕西人民出版社,1998。

[19]道光《紫阳县志》卷2《建置志祠庙》,光绪八年吴世泽补刻本。

[20]道光《紫阳县志》卷2《建置志祠庙》,光绪八年吴世泽补刻本。

[21]道光《紫阳县志》卷2《建置志城池》,光绪八年吴世泽补刻本。

[22]道光《紫阳县志》卷2《建置志公署》,光绪八年吴世泽补刻本。

[23]同治《鄞县志》卷44《人物传十九》,光绪三年刻本。

[24]道光《紫阳县志》卷3《食货志杂植》,光绪八年吴世泽补刻本。

[25]道光《紫阳县志》卷4《职官志知县》,光绪八年吴世泽补刻本。

[26]《鄞县通志人物篇仕绩甲》,民国二十七年临时抽印本,上,第233页。

[27]民国《续修陕西通志稿》卷十九《职官十》。

[28]民国《续修陕西通志稿》卷十九《职官十》:“陈仅,浙江鄞县人,举人。道光二十二年九月署任。赵林成……道光二十二年十月署任”。

[29]民国《鄞县通志人物篇仕绩甲》,民国二十七年临时抽印本,上,第233页。

[30]张沛编著《安康碑石》,第187—194页,三秦出版社,1991年。

[31]民国《鄞县通志人物篇仕绩甲》,民国二十七年临时抽印本,上,第233页。

[32]同治《鄞县志》卷44《人物传十九》,光绪三年刻本。

[33]《鄞县通志人物篇仕绩甲》,民国二十七年临时抽印本,上,第233页。

[34]民国《咸宁长安两县续志》卷二《职官表》。

[35]民国《续修陕西通志稿》卷十九《职官十》。

[36]同治《鄞县志》卷44《人物传十九》,光绪三年刻本。

[37]民国《续修陕西通志稿》卷十九《职官十》。

[38]同治《鄞县志》卷44《人物传十九》,光绪三年刻本。

[39]同国《鄞县通志人物篇仕绩甲》,民国二十七年临时抽印本,上,第233页。

[40]陈仅《劝谕广种红薯晒丝备荒示》,张沛编著《安康碑石》,第152页,三秦出版社,1991年。

[41]同治《鄞县志》卷44《人物传十九》,光绪三年刻本。

[42]曾国藩致陈仅函(六月初二日),《曾国藩全集书信》,第26页。岳麓书社,1990年。

[43]同治《鄞县志》卷44《人物传十九》,光绪三年刻本。

[44]董凯忱、范楚玉主编:《中国科学技术史》(农学卷),第678页,科学出版社,2000年

[45]吴枫主编:《简明中国古籍辞典》,第706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年。

[46]四川省万源县志编纂委员会编:《万源县志》(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1010页)载:“娄钟,男,云南省露益州,拨贡,清咸丰九年,1853年[任知县,其间裘嗣锦1857年任],1859年,回任”。

[47]王绍曾主编:《清史稿艺文志补遗》,第897页,中华书局,2000年版。

[48]民国《鄞县通志文献志》,1935—1951年铅印本,第1852页。

[49]犁播:《中国农学遗产文献综录》,第181页,农业出版社,1985年。

[50]武作成编:《清史稿艺文志补编》,第427页,中华书局,1982年。

[51]民国《鄞县通志文献志》,1935—1951年铅印本,第1852页。

[52]张芳、王思明主编:《中国农业古籍目录》,第66页,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2年。

[53]《中医大辞典》编辑委员会:《中医大辞典医史文献分册》(试用本),第250页,人民卫生出版社,1981年。

[54]同治《鄞县志》卷五十八《艺文七》,光绪三年刻本。

[55]武作成编:《清史稿艺文志补编》,第633页,中华书局,1982年。

[56]《竹林答问》自序:“余宰紫阳,寝室后有隙地十许弓,俯临城堞,揖神峰山而之几席之间,西有修竹数十竿,萧森离立,朝霏夕霭,远近相交。公馀退食,抱膝于绿阴罨霭中,犹子诗香侍焉。因问余作诗之法。余曰:“子亦见夫修竹乎?娟娟烟痕,……子问诗于余,盖亦问诗于竹乎?”言未既,清风忽来,竹天然而笑,如磐而听,仰而答也。诗香于时,亦若悠然有会心者。退而纪所问答若干条于编,而乞余书诸简端,余遂题之曰《竹林答问》,因其地也。是编之纪,不足以问世也。请烦此君,聊以质诸神峰之灵。道光己亥竹小春,余山陈仅书于山口阁中”。

The Life Story and Works of Chen Jin

——the Author of "On Killing Locusts"

Ni Genjin

(Agricultural History Institute, South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Guangzhou, Guangdong 510642)

Abstract Not much attention had been paid to Mr. Chen Jin——the author of "On Killing Locusts". Based on the local chronicles, the scriptures on the steles and other references, Chen Jin' s life story and his experience as an official is made clear in this paper, especially his achievement during his administration in the counties of Ziyang and Ankang. Most of his works are brought into light. Especially further research work is done to the two books——"On Killing Locusts" and "Sweet Potatoes and the Production", including the composing time of the books and their publishing.

Key Words Chen Jin, Life Story, Works

[作者简介]倪根金(1962—),男,江西南昌人,华南农业大学农史研究室主任,副教授,主要从事农业历史教学与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诚聘英才|移动端|Archiver|版权声明|大家论坛 ( 京ICP备06071611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63号 )

GMT+8, 2018-12-14 11:19 , Processed in 7.18591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