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470|回复: 0

[外语翻译] 英语新词及其汉译研究

[复制链接]

8189

主题

9051

帖子

6万

金币

大家网博士后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38065
发表于 2010-4-22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   要: 探讨英语新词的来源、构成、语义理据、语体色彩对英语新词及缩略语在汉语中的翻译和定名原则会有所助益。英语新词的翻译应该以译意方式为主 , 译名应该符合汉语的构词规律。英语新词的引介与翻译 , 对促进社会和文化的交流具有重要的意义。


   本文拟简要介绍英语新词的来源、新词的构成、新词的语义理据和语体色彩、新词在文化交流中的作用 , 探讨新词的翻译和定名原则 , 所引新词多数为 1999 年以后在英语中出现、未被当前国内英汉词典或新词词典收入的词语。


1. 英语新词的构成和种类


111  英语新词的构成。新词指语言系统为适应新发明、新事物或新的社会现象的出现而创制的词语 , 原有的词语在新的文化环境下添加了新的涵义通常也被称为新词。下面以使用频度为序探讨一下新词的主要形态理据 , 即构成方法:(1) 合成新词: 在原有词汇的基础上构成的新词 , 在新词中占的比例最大 , 具体可分:a) 原有词汇 + 词缀: co2sleeping / (父母与孩子) 同睡一床 , Internetese / (电子函件及在线聊天室使用的) 网语、网上用语 ( Internet +2ese)b) 两个或两个以上原有词汇构成新的词组:information fatigue syndrome/ (因信息过多而引起的) 信息疲劳症 , summer slide/暑假后的成绩下滑c) 两个原有词汇各取一部分、或其中一个取一部分与另一个词构成新词: Generation D/ (指人)数字化一代 [ Generation + (D) igital ] , Denglish/英德混用语 [D (eut sch) 德语 + English ]d) 词 汇 + 词 汇: downsize/ (公 司) 裁 员(down + size) , yeardisc / (美国中学的) 光盘年鉴(year + disc)(2) 旧词添义: 英语中原有的词汇通过添加新义或改变词类形成新词 , 如:leggings/原意为“ (孩子的) 护腿套裤”, 现在又增加了“ (无拉链的女士) 紧身裤 , 健美裤”的意思;text /原意为 “正文、 原文”,后添加新义指 “(计算机)文本”,现在又用做动词 ,表示 “发送文本” 。(3) 创造新词: 由于英语中的新词大多由词缀和原有词汇或词根合成 , 用创新法构成的词汇占的比例并不大 , 这些创造的新词主要有以下几种:  a) 少量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新发现的名词:poopology/ (恐龙等古生物) 粪化石学 , cladistics/遗传分类学 , kron/ K介子b) 从专有名词 (人名、商标名、公司名等) 发展而来的新词: Greenspeak/格林斯潘式语言、谨慎言语 (来自于美联储主席Alan Greenspan) , Dell/用直销战胜竞争对手 (从戴尔 Dell 电脑公司销售方式而来) , Webology/万维网学 (来自 Web 即 WorldWide Web)c) 缩写 ( abbreviation ) 和缩略 ( acronym) :AOS/别无良方、一筹莫展 ( all options stink ) ,SARS/萨斯、非典型性肺炎 ( severe acute respirato2ry syndrome)(4) 外来借词: 有些新词直接借用外来词汇或翻译自外来词汇 , 如:J ihad/圣战 (来自于阿拉伯语 , 原意为“斗争” )Sprachgefü hl / 语感 (来源于德语词Sprachge2fü hl)112  英语新词的种类。英语新词反映了英语社会各个领域发生的变化 , 主要有以下几个领域:(1) 科技新词: reprogenetics/基因控制生殖学 ,molecular farming/分子农业、转基因农业 , sarcope2nia/肌体老化 ( sarco - 肉 , 肌肉 +2penia 损失) ,ret rogenesis/老年智力退化 , biodiesel/生化柴油;(2) 社会文化新词: Greyhound therapy/灰狗疗法 (提供单程长途客车票让无家可归或精神病人离开某地的做法) , nico2teen/少年烟民;(3) 商业经济新词: single2brand store/单一品牌店 , B2B/企业对企业 (交易) , chief knowledgeofficer/首席技术官;(4) 计算机领域新词: chief hacking officer/网络安全主管 , logic bomb/逻辑炸弹、定时发作病毒 , e2wallet /网上钱包;(5) 语言使用类新词: word of mouse/鼠标传讯、网上交流 (系由 word of mouth“口头传播”类比而来) , type T personality/爱冒险性格 ( T 代表thrilling) 。


2. 英语新词的语义理据及语体


研究新词的语义理据 , 对理解新词意义和用法非常重要 , 还可以帮助我们正确地使用新词。英语新词的语义理据 , 主要可分为以下 3 种情况:211  引申法。a) 从特指到泛指的引申: 新词语义主要是由表示具体概念的原有词汇添加新义 ,或和其他词汇构成的合成词组。一些比喻类的新词词组也可看做此类:ego wall/荣誉墙 , 是从 ego (自我) 引申出“自己引以为豪的荣誉、学位、证书、与名人的合影等” ;geezer glut /老龄化高峰 , 是 geezer (老人) 和glut (充斥) 两词的意义引申而来; windshieldtime/驾车上班耗时 , 从 windshield (汽车挡风玻璃)引申到“汽车” (car) , 然后从 car time 引申出“驾车上班途中总共花费的时间” ;b) 从泛指到特指的引申: 这类新词主要是原有词汇在新的文化环境下添加新义、或改变词性的同时添加新义形成的 , 一些合成词的意义也是从构成合成词的词和词缀的意思具体化而来:elder/传经授道、传授经验 , 从名词 elder (长老) 转化为动词 , 引申为“向比自己年轻的人传授知识和经验” ;voicism/由 voice (声音) 和2ism (主义、做法)合成 , 具体指“声音歧视、取笑别人说话的样子” 。212  类比法。有些新词通过和原有词汇或词组的相同或相反类比获得新义:  slow food/慢餐 , 传统饮食习惯的意义通过和fast food (快餐) 作相反类比而来;Web rage/上网的烦恼 , work rage/工作烦恼 ,air rage/航班暴力、航班上袭击机组乘务人员 , 都是从 90 年代初的新词 road rage (开车的烦恼、路上的麻烦) 类比而来。213  复合法。这类新词的意义是构成这些新词的词汇、词根或词缀的意义相加而成。如:liposculpture/抽脂美体手术 , 是从 lipo2 (表示“脂肪” ) 加上 sculpture (雕塑) 的意义而来;phantom accident / (以骗取保险公司保险金为目的的) 假车祸 , 为phantom (虚构的) 意义和 ac2cident (事故) 两词意义的相加。


3. 英语新词的使用和语体色彩


英语新词除了一小部分自然科学的新发现 (如black hole/黑洞) 和社会科学的新名词 (generationlap/代圈 , 即年轻一代的现代知识领先其父辈的现象) 能够作为正式用语进入各种语言使用场合外 ,绝大部分新词属于口头语 (colloquialism) 甚至属于俚语 (slang) 或某一领域的行话 (jargon) , 不像语言中的核心词汇那样为大范围的语言群体所使用。作为新词它们已经在一定范围、一定领域的语言使用中占有了一定的地位 , 但是要注意的是它们很少用在较为正式的言谈或写作中。如: 客机服务人员口语中说的“leather or feather”指飞机上为头等舱乘客提供的食品 , leather 代指“牛排”, feather 代指“鸡排”, 在航班以外的场合使用得就很少。再如: eye candy/ “让人掉眼球的美人儿 , 漂亮妞儿”, 口语色彩浓厚 , 很难应用到正式场合。有一些新词可能还要归入“时髦词” (vogue words) 之类 , 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在英语中消失了 , 我们只要能了解它们的涵义就行了。如: 英语口语中现在有人把 way 用作副词 , 表示“非常、很” (waycool/ “太酷了” ) 。再如流行全球的《哈利• 波特》给英语带来了魔法运动比赛 Quidditch“魁地奇”,现在中国的许多电子游戏玩家也趋之若鹜 , 但这两个词 (尤其是后者) 在中英文中的寿命到底有多长则让人怀疑。因此 , 英语新词的使用 , 应当依据其语体色彩恰当地使用 , 不能不分场合求新求异。


4. 英语新词的翻译及定名原则


目前新词的翻译和定名有以下几种方法:一是政府或行业权威部门对自然科学方面的术语进行审定 ,如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委员会及隶属国际标准化委员会( ISO) 的术语标准化委员会。(史有为 ,2000 :222) 新华社及《中国翻译》等权威刊物也不定期地对一些中英文社会、文化等方面的新名词的译名进行汇编; 二是国内近年出版的一些英汉词典、新词词典给出一些新词的定义和译法。以上两种方法在时间上都有一定的滞后性 , 也不可能包括英语中迅速扩大的所有新词词汇 , 因此 , 多数新词的翻译及定名要靠个体的译者来完成。在汉语的发展史上 , 已经形成了几种较为成熟的翻译外来词语的方法 , 即译音 (如“coffee/咖啡” 、“sofa/沙发” ) 、译意 (如“generation gap/代沟” 、“hardware/硬件” ) 、音意兼译 (如“beer/啤酒” 、 “jeep/吉普车” 、 “ice cream/冰淇淋”等) , 从新词最后定名的数量多少来看主要是译意和译音两种方式。在汉语吸收外来语的发展过程中 , 一般是先有音译译名 , 后有意译译名 , 或者两者并存 , 在语言的发展过程中自然汰选。尽管以译音的方式吸收的新词在汉语中也为数不少 , 但因为意译 (或音意兼译) 的译名更符合词汇用来表意的基本功能 ,更容易融入汉语的词汇系统并被人们所接受。据统计 ,《现代汉语新词新语词典》(于根元 , 1994) 所收词汇中各类音译词只有 65 条 (该书共收词条 7655条) , 仅占总数的 0184 %; 《当代新术语》(金哲等 ,1988) 收录词条 2197 条 , 各种形式的音译和含字母形式的词条 134 条 , 占总数的 611 % , 说明现代汉语中意译在引进外来语的过程中占了绝对的优势。(史有为 , 2000) 如英语的 telephone , 五四以后白话文初期音译为“德律风”, 这个音译的译名在汉语中除了表示原文的发音外没有任何表意功能 , 所以后来从日语中“借来”了表意的“电话”一词 , 以后并用类比的方法翻译出“电报/ telegraph” 、 “电视/ television” 、 “电传/ telex”等。综上所述 , 笔者认为对于个人译者以及英汉词典编者来说 , 新词的翻译或定名应该遵循以下几条原则:411   新词翻译方式上 , 译意为主 , 译音为辅如上所述 , 译意的译名 (无论是直译、意译还是直译加注的译法) 符合汉语中词汇表意的习惯(拟声词除外) , 更易为汉语语言系统所接受。当然 , 音译的译名假如没有更好的意译译名代替 , 或者音译译名短期内流传很广 , 也会在语言系统中保留下来 , 如汉语中“逻辑/ logic” 、 “沙发/ sofa”等。以译意方式翻译的新词 (尤其是直译的译名)在汉语中刚出现的时候 , 在汉语读者看来可能仍较陌生 , 对不懂原文或不知原文用的是哪个词的读者来说更是如此 ,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 , 这些新词会慢慢融入语言当中。为了克服这种理解上的困难 , 译者最初在意译的译名后面用括号附上原文或以中文加以解释是必要的。吕叔湘先生译的《文明与野蛮》中连“社会群体/ social groups”和“文化/ cul2ture”这样的词汇都注上英语 , (林本春 , 1998)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英语中的 white collar 和 blue collar最初在汉语中译成“白领”(白领阶层) 和“蓝领”(蓝领阶层) 时 , 肯定有许多人感到陌生。现在“…… 领”已经被汉语接受并成为构词能力很强的构词成分 , 出现了“金领”(高工资的人) 、 “粉领”(女性职员) 等词汇 , 这说明“白领” 、“蓝领”已经完全为汉语所接受了。最近英语中出现了一个新词叫open2collar worker , 指由于网络技术发展 , 那些“不用到办公室上班、在家完成自己工作的人”就可以在家敞着领口而不用西装革履地去上班了 ,那么这个词翻译为“敞领”或“开领”应该是符合既有的译名原则的。412   新词译名的词汇结构上 , 以复音词、合成词为主王力先生在《汉语语法史》中讨论汉语的构词法时指出 , 汉语词汇的结构从单音化 (单纯词 , 即以单个汉字为名) 向复音化 (由两个汉字构成专名) 的转变过程中 , 外来语的吸收和翻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王力 , 2000 : 165 - 166) 原文是双音节的词 , 译出的一般是复音词 , 如:“吉他/ guitar” 、 “逻辑/ logic” ; 单音节的词也大多译为复音词 , 如“酒吧/ bar” 、“伏特/ volt” ; 而像“吉普车/ jeep” 、“社会主义/ socialism”都可看做是复音词和其他 (复音) 词或语素构成的合成词。英语新词 , 除了少数从汉语借用的词汇以外(如 snakehead来自汉语“蛇头” ) , 多数在汉语中并无大家普遍接受的译名。因此 , 对于译者或词典编纂者来说 , 创造出符合汉语构词规范并为汉语读者所容易接受的译名 , 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例如英语中新出现了一个词叫 malodorant (a weaponthat uses a foul smell to disorient an at tacker) , 原意为“恶臭物”, 我们完全可以依据汉语的组词方式把它译为“臭弹” (因为英语中也把它称之为 stinkbomb) 。还 有 一 个 新 词 yet tie , 是 young , en2t repreneurial , tech2based twenty2something (20 多岁拥有高技术公司的年轻企业家) 首字母缩略加后缀2ie ( ……人) 而来 , 是个与 yuppie“雅皮 (士)”(young urban professional ) 和 hippie“嬉皮 (士)”形成类比关系的新词。考虑到 yet tie 们年轻、从事高科技产业以及暗含的高经济收入、不羁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 , 似可译成“优皮 (士)” (尽管 yet2tie 的第二音节2t tie 和 hippie 及 yuppie 的2ppie 不同 ,译为“皮”可令人联想起它与后两词的关系) 。根据以上原则 , 新词翻译中应该注意以下几个问题:第一 , 避免以解释做译名 , 译名要简约上口。解释性的译法有助于读者了解原词语的意义 , 但用词繁琐 , 不利于行文表达的流畅。对词典编者来说 , 即使需要解释性的说明 , 也应该注意收集较为符合汉语构词规律的译名或自创译名。“双语词典编者的任务之一是促成‘不可译性’向‘可译性’的转变 , 即通过各种办法 , 为‘不可译’词语提供容易被大众接受的译文 , 从而促进两种文化的交流” 。(黄建华 , 1987 ; 144) 关于这个问题 , 于海江曾举一例 , 有的词典将“squeegee man/ 抹车仔、擦车仔”译为“用橡皮刷帚清洗挡风玻璃的小伙子”,(于海江 , 1999) 词典的读者肯定觉得这种解释不够精确 , 看过这种解释还是不知道 squeegee man 在中文里怎么说。英语的新词 , 即使是合成的新词或创造的新词 , 多数也是因为概括力、形象性强而在英语中扎下根来 , 因此新词的译名也应该避免以解释代替译名。第二 , 允许音译或意译几个译名同时并存 , 在语言使用中优胜劣汰。例如 vitamin 一词 , 进入汉语很长时间内有“维他命” 、“维生素”两种译法 ,直到 1990 年才由名词委员会审定为“维生素” 。陈原先生在 1979 年春完成的《语言与社会生活》中谈到 generation gap 的译名时说: “海外有人把这个词译作‘代沟’, 即两代之间的一条沟 , 不太好懂;有人译作‘代差’, 即两代之间差别 , 也不十分好懂; 词典中也有释为‘不合时代’的 , 或释为‘世代隔阂’ ……。 ” (陈原 , 1980 : 18) 这说明 , 当时这个词有好几种译法 , 而现在只有“代沟”这种译法在汉语中保留了下来。上文中笔者把 generation lap译为“代圈”, 因为lap 英语中用做名词时可以表示“(赛跑时的) 一圈”, 用做动词可以表示“(赛跑时比某人) 领先一圈 (或几圈)”, 整个短语表示年轻一代在现代科学技术知识方面领先的这种现象 , 这种译法主要是通过与 generation gap 的译法“代沟”类比意译而来 , 不知能否在以后的语言使用中立足。第三 , 缩略语的译名应该尽可能简化。英语的首字母缩略语本来是为了语言使用上的简洁而产生的 , 像“NATO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2tion)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OPEC (Organizationof Pet roleum Exporting Count ries) /石油输出国组织”等 , 我们通常使用的也是它们的简称“北约(或北约组织)”和“欧佩克” 。史有为曾提出 , 外来语译名字数上能够接受的上限一般是四个音节即四个汉字 , (史有为 , 2000 : 196) 然而在对许多缩略语 (尤其是较长的新词缩略语) 的翻译中 , 是很难找到像前面提到的几个常见缩略语的译名一样的简洁译法的。例如英语中的 MIRV 即 m ( ultiple) i(ndependently2targeted) r (eent ry) v (ehicles) 的首字母缩略 , 把它译为“多弹头分导重返大气层运载工具”意思上固然不错 , 但英语中这个缩略词读作/ m’ Œ ’ v/ , 只有一个音节 , 汉语用 11 个字来对应显然是不妥的。实际上 , 英语的缩略语除了用“北约”之类的简称外 , 还可以音译成像“雷达”(radar 即 radio detecting and ranging 的缩略) 、意译成像“激光” (laser 即 light amplification by stimu2lated emission of radiation 的缩略) 的名词 , 那么英语中的这个 MIRV 是否可以译为“魔浮导弹 (系统)”呢 ? 因为它的本意是由一个助推火箭发射的分别瞄准不同目标的多弹头导弹或导弹系统 , 先发射到大气层外“漂浮”, 再重返大气层。其实现代汉语中也是倾向于使用简称的 , 许多情况下词语的简称甚至基本代替了原来的全称 , 例如“指战员”(指挥员和战斗员) 、 “科研 (科学研究) 人员” 、 “官兵 (军官和士兵) 平等”等。


5. 英语新词与文化交流


英语新词反映了社会生活的诸多侧面 ,它帮助我们了解英语社会 ,也帮助我们更加了解文化交流的意义。例如英语中 affluenza 说的是伴随物质丰富而来的 “富贵病”,我们现在都市中有些人也患上了。我们常说要劳逸结合、 要 “生活工作两不误”,英语中有一个新词叫 work2life balance (工作生活间平衡) 。富裕阶层能够享受 “购物休闲、 消费休闲” (commodi2fied leisure) ,拥有宣扬个性的“品位衣物”( badgeitem) ,周末或假期休假回来 ,又可能患上 “假期综合症、 周末综合症” (leisure sickness) ,这些说法我们也并不陌生。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 , 使得国人对“网络空间” (cyberspace) 、 “网虫” (cyberphilia) 之类的名词已耳熟能详 , 但任何东西都是物极必反 , 英语中早就出现了 cyberphobia 即“上网恐惧症”, 最近又冒出一词叫 Internot , 指那些拒绝使用电脑、拒绝接触互联网的“逃网一族” 。尽管有这些逃网一族的存在 , 网络技术发展还是为社会带来了相似的变化 , 近年来社会上出现了“域名抢注” 、“网上招聘” 、“网上投诉”等名词 , 英语中也有对应的 cy2berspiracy、e2cruitment 及cybergriping 等新词 , “网络色情” (cyberporn) 也同样地困扰着我国诸多青少年的家长们。有的地方专门设立了“计算机工业园区” (cyberpark) , 有的企业聘用专门“网络主管”(chief IT officer) 负责网络事务 , 对付有人进行的“网络破坏”(cybertage) 活动。随着国内改革开放的深入 , 一些企业被迫调整结构和人员 , 出现了 “下岗” 、“安置” 、“再就业”等委婉的说法。英语中也有一些类似的表示企业裁员的新词 , 读来饶有兴味: “downsizing/缩小规模”,“right sizing/调整适当规模”, “smart sizing/调整最佳规模”等。讲起职员被解雇 , 则会说“非自愿离职/ involuntary separation f rom payroll” 、 “离聘/decruitment” 、“重新安置/ repositioning” 、“职业重塑/ reshaping” 、“集中缩减/ focused reduction”, 甚至更好听的“职业转轨良机/ career2change opportu2nity”, 反正绝不提“解雇/ layoff”这个词。了解英语中这些委婉说法 , 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英语社会中发生的真实情况。英语新词的翻译 , 不仅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扇了解英语社会的窗户 , 同时也丰富了我们的语言。当然 , 汉语也并不总是要求英语新词的中文译名 , 也会直接借用英语中那些专业性较强、汉语里一时还没有合适的简约译法的新词或缩略语 , 这时人们追求的是方便实用 , 而不是用中文说出它们的准确含义。例如DNA 早已在汉语里扎根了 , 除了专业人士在正式的学术场合外 , 很少有人会费劲地说出它的全称“脱氧核糖核酸” 。还有一种情况 , 那就是有些缩略语在中文中已有译名 , 但是为了讲述方便、也为了显示说话者对某一领域的熟悉而直接使用英语的缩略语。例如 , 篮球爱好者会直接用 NBA而不是美国职业篮球联赛 (National Basketball Asso2ciation) , 甚至国内媒体说起中国职业篮球联赛时也常说 CBA 而不说“中国职业篮球联赛”了。吴仪副总理一次在答记者问时直接用 APEC而不用“亚太经合组织”, 获得境外记者好评 , 因为这表明新一届领导人所具有的专业素质。这实际上是外来语的社会功能的具体体现 , 也有人认为这是说话人在心理上觉得能直接使用外语是一种个人素质的体现。(Baker , 2000 : 36) 实际上 , 英语新词的引进和翻译 , 以及汉语中越来越多的直接使用英语的词汇和缩略语的现象 , 正表明我国和外部世界的经济、文化交流越来越密切 , 而英语新词的翻译和定名也必将进一步促进这种交流。


参考文献:
[1 ] 陈原. 语言与社会生活 [M] . 北京: 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 , 1980. 18.
[2 ] 黄建华. 词典论 [M] .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 1987.144.
[3 ] 林本春. 谈信息时代的翻译 [J ] . 上海科技翻译. 1998 ,(2) .
[4 ] 刘明东 , 蒋学军. 英语新词及其翻译 [J ] . 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 第 10 卷 , 2002 , (1) .
[5 ] 陆国强. 新世纪英语新词语双解词典 [ Z] .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 2000.
[6 ] 史有为. 汉语外来语 [M] . 北京: 商务印书馆 , 2000.
[ 7 ] 王力. 汉语语法史 [M] . 北京: 商务印书馆 , 2000. 165- 166.
[8 ] 上海译文出版社编. 新英汉词典 (世纪版) [ Z] . 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 2000.
[9 ] 于海江. 谈谈英汉词典中新词的译名 [J ] . 中国翻译.1999 , (4) .
[10 ] 汪榕培. 英语词汇学教程 [M] .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 1997. 31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诚聘英才|移动端|Archiver|版权声明|大家论坛 ( 京ICP备06071611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63号 )

GMT+8, 2019-11-21 22:37 , Processed in 4.956249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